实控人张磊

实控人张磊

作者 | 黄青春

题图 | 东方IC

格力电器混改大戏终于“杀青”,此前呼声颇高的厚朴资本输给了高瓴资本:

10月28日晚间,格力电器发布公告,“2019 年 10 月 28 日,格力集团函告公司,经评审委员会对参与本次公开征集的两家意向受让方进行综合评审,确定高瓴资本旗下的珠海明骏为格力电器15%股权的最终受让方。”

高瓴资本作为中国本土体量最大、布局最复杂的基金,投资清单上不仅有腾讯、京东、滴滴、Uber、美团等明星公司,还在2016年Q2~2019年Q2的三年间把美股上主流的互联网公司亚马逊、百度、Facebook、苹果、谷歌等都买了一遍,累计持有过54家科技互联网公司,资产管理规模超600亿美金。

实控人张磊

早年,互联网江湖上滴滴与快的、携程与去哪儿、美团与大众点评、美丽说与蘑菇街等互联网经典并购案皆由高瓴资本幕后促成。

一定意义上,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对改写中国互联网版图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一个草根白手起家的励志传说

2010年以前,蛰伏在投资圈的张磊完全是个小透明,你几乎检索不到此人的存在。

2010年1月,随着一条“张磊向耶鲁大学捐款8888888美元、创耶鲁管理学院中国毕业生个人捐款纪录”的新闻在国内掀起巨浪后,中国网友立即对其展开“人肉搜索”,张磊这个人物形象才逐渐变得丰满起来。

简单来说,他的前半生,一部白手起家的励志传说:

1.出身贫寒,少年觉醒。

张磊出生在河南驻马店一个普通家庭,中学开始跑到老家火车站鼓捣连环画出租生意,一个暑假赚了800元,而当时一名中国基层公务员的月收入不过80元。高二夏天受保送清华的师兄施一公事迹鼓舞,开始奋发图强,第二年成为河南省文科状元。

2.贵人相助,融汇中西方投资哲学

他以河南省驻马店市文科状元成绩被中国人民大学国际金融专业录取,后赴耶鲁念MBA,师从投资导师大卫·史文森(投资圈与巴菲特齐名)。耶鲁大学的深造让他有机会接受沃伦·巴菲特、大卫·斯文森两位投资大师的指点,为其投资哲学的形成嫁接了西方投资界的基因。

2005年,当张磊决定回国创立高瓴资本时,这位恩师从耶鲁投资基金里拨出了2000万美金给他,随后又追加了1000万美金。

3.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高瓴资本在短短14年内经过张磊运筹帷幄,不仅在早期投资了腾讯、京东,还陆续投资了滴滴、Uber、美团等明星公司,如今管理规模超600亿美金,是中国体量最大、布局最复杂的基金。虽然外界没多少人知道除张磊以外合伙人的名字,但高瓴资本有张磊就足够了。

投资江湖“以道御术”的大师

在投资江湖爬到一定高度后,道比术更为重要,张磊就是“以道御术”的佼佼者。

他与朱啸虎这样的独角兽捕手不同,在张磊看来最好的投资是不需要退出的,如果被投公司足够优秀,给你带来的复合收益远远高于退出之后再找下一个。

很多年前,张磊就在一次演讲中称:“投资分为两种游戏,一种是零和游戏,一种是蛋糕做大的游戏。我的思想和资本必须创造价值”。也因此,张磊对诸多被投公司扮演着梦想导师的角色,当他找到一个具备伟大格局观的创业者,就不吝拿出一大笔钱,让他们专心造梦。

实控人张磊

2010年,时年37岁的刘强东正举步维艰,投资人们对阿里巴巴(轻模式+平台型机会)趋之若鹜,连徐新都不看好刘强东自建物流系统的做法,四处碰壁后刘强东找到高瓴想要7500万美元。

平安国金大厦里,张磊与刘强东的谈判陷入焦灼:

刘强东觉得你给我7500万美元就够了,张磊却执意要追加到3亿美元:“这个生意要不让我投3亿美元,要不我一分钱都不投”。

张磊多年后曾复盘过,“3亿美元在当时是很大,但高瓴在当时的管理规模已经是几十亿美金。即便这笔投资全军覆没,高瓴也可以take the risk(承担风险)”

更重要的原因是,此前有位朋友问过亚马逊贝索斯“最大的遗憾是什么”,后者的答案是:亚马逊成立的时候,UPS已经很大了,这让亚马逊失去了物流的重要一环,令其没法彻底打通供应链体系来服务消费者。

张磊笃定京东自建物流体系后能成为“亚马逊+UPS的结合体”的结合体。

交易市场里有个黄金守则:买预期,卖事实。一家公司的估值不是他曾经的盈利,而是他未来的想象空间。对张磊而言,京东未来的想象空间远比当下的盈利迷人。

果然过了不到一年,京东宣布拿到DST等6家机构总计15亿美元投资,估值大涨至60亿美金。以3年后京东上市计,张磊的3亿投资飙升至39亿美金。投资京东一役让张磊在二级市场之外真正拿到了互联网的船票。

今天再回头去看,高瓴的这轮大手笔投资确实使京东在极短时间内迅速确立了在B2C电子商务领域不可撼动的领先优势。再看高瓴后来的其他投资,滴滴、摩拜,Airbnb、蔚来汽车等无一不是行业中模式创新有创造性的领军企业。

然而真正让张磊蜚声互联网的经典案例还是撮合腾讯投资京东,从而撬动互联网行业格局变化。

张磊很早就看到了移动时代社交与电商结合的无限潜力,在他的极力撮合下马化腾和刘强东坐在了一起。他曾笑言,“以为当时腾讯电商负责人吴霄光会拿刀来见我。”

在腾讯和京东谈判陷入扯皮的时候,双方第一个想起的依然是张磊。

刘强东连打7个电话将张磊从法国南部阿尔卑斯滑雪场请回国后,他从双方谈判名单上迅速剔除所有中层管理者、律师、投行人员,最后只剩下7个人:马化腾、刘炽平、吴霄光、张小龙、鲁姆斯米切尔(腾讯首席战略官)、刘强东、黄宣德(京东首席财务官)。然后张磊告诉他们:“今天谈不成,谁也不能走。”

8个人最终花了4个小时确定了35个问题,包括竞争和非竞争的定义、支付该如何安排、微信和QQ如何对京东支持、股份占比等。

腾讯、京东由张磊牵线达成战略合作之后,微信就为京东开放了一级入口,至今京东有1/4的新用户来自微信。而对腾讯来说,除了通过京东攫取到百亿规模的财务回报之外,更重要的是阻击阿里,并在微信生态里等来了拼多多。

张磊的独特魅力在于,作为市场买方却能够深度绑定一些企业家关系,构建出属于自己的交易和生态。

这种魅力早年在张磊向耶鲁大学捐款8888888美元时也有体现。

虽然当时国内有网友愤怒的表示:“中国辛辛苦苦培养的高材生帮着人家发展”,甚至在一场浩浩荡荡的“人肉搜索”调查后把他塑造成了“吃里扒外”的形象。

事实上,张磊在后来一次自述中这样解释:“耶鲁帮助中国的历史已经有100多年了,很多中国领导人都曾在耶鲁受过教育。但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这种互助的关系都是单向的,所以我极想改变这一点。”

另一方面,他从耶鲁大学史文森手中拿到了最初的3000万美金创立高瓴,高瓴也因此获得了绝大多数基金难以想象的信誉背书,并会奠定整只基金的出资人阵容。耶鲁标签在资源与资本两端,都对高瓴形成了巨大支撑,这种路径依赖让双方深度绑定。

“中国每个领域的战争,要么是升维打法,要么是降维攻击,反正始终以变换战场和改变规则取胜。”这是张磊的投资哲学。

如川基金创始人王肇辉记得,有次去香港见张磊,后者穿着一双北京老布鞋走出来,神情淡然,如今也只有马云能给大众这般气定神闲的印象。

曾有人问张磊:“一个伟大投资人最为关键的是什么?”他不假思索地回答:“保持一个好身体、好心情” 或是“make peace(保持平和)”。对身处投资圈金字塔尖的张磊而言,道比术确实发挥出更多的价值。

实控人张磊

图片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资本的意志

虽然专注互联网投资多年,但最近几年,高瓴资本正把触角不断伸到新的领域。

2018年,当中国 VC 们注意到宠物行业时,“高瓴已经把行业都捋过一遍了”。

一位曾就职于高瓴旗下宠物平台的员工表示,高瓴自己孵化的宠物医院品牌“宠颐生”,通过新开店面和快速收购,“仅用1年时间,就从0做到了300家”。

几乎与此同时,高瓴还主导了一场至今仍在进行的线下药店大并购。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0月,高瓴资本全资或控股的连锁药店遍布全国21个省市及直辖市,一个总量超过1300家医院的联合体悄然诞生。

至于高瓴控股百丽这个“现象级投资”,恰恰让张磊在投资领域不断展现出更辽阔的可能性,这也成为高瓴资本注意力聚焦到实体产业的标志性转折点。

《金融时报》在分析高瓴资本收购百丽国际时表示:“张磊对这种明显是扭转颓势的戏码感兴趣,主要凸显的不是中国存在另类投资机会,而更多地说明了一点:即便是最成功的科技投资者,如今也正把目光投向别处,以寻找新的投资领域。”

2019年4月格力混改大戏“试镜”开始,业内普遍认为厚朴的赢面更大。因为从过往的投资经历来看,厚朴对国企背景的企业更有投资经验,这家60亿港元入股蒙牛一战成名的基金,此后相继投资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也非常成功。

然而,让厚朴资本没有料到的是,高瓴资本与格力电器此前就渊源颇深。

高瓴资本成立的第二年,也就是2006年,就发现了格力电器。高瓴资本耗资近8亿元向格力电器购买了4536万股,以持有后者0.754%股权。至今,高瓴资本管理有限公司-HCM中国基金持股格力电器0.72%。位列第8大股东。

“研究的一个重要方向就是看行业格局,格局决定结局。”张磊在早前接受采访时表示,“格力电器作为中国制造业的一张名片,是我们要长期支持的。”也是从那时起,高瓴持续重仓格力电器十几年。

蹊跷的是,高瓴资本旗下HCM中国基金也是美的集团的第八大股东,持有美的集团6183.19万股,持股比例为0.89%。

直到今天,格力与美的这两家“死对头”依旧并排出现在高瓴资本最新一期QFII重仓股名单中。

更有意思的是,根据同花顺财经的报道,美的创始人何享健还是高瓴资本的LP。据天眼查数据显示:何享健持有宁波美域99.67%的股权,而宁波美域持有珠海高翎泽远7.47%的股权,持有珠海高翎天成1.16%的股权。

如今,高瓴资本大刀阔斧布局实体领域,格力成为其整合中国家电产业的抓手也就不足为奇。

一位转行做VC的媒体前辈曾指出,高瓴很多动作只是凭着市场规则做生意,“减持京东是因为京东增速放缓,买红黄蓝是因为红黄蓝便宜,不是因为外界因素影响。”

不止一位高瓴现役或前员工提到:“在这里谈钱是被禁止的,老板不希望谁或哪个team以赚了多少钱自居”,张磊的一句口头禅是:“赚钱只是我们做事情的副产品。”

而张磊手握超过4000亿人民币等值基金规模,考虑到他随时可以实现的配资、杠杆,其资本调度能力连同行都无法评判。

2019年10月21日,在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产业数字化论坛上,张磊在发言中特意表示“要让企业家坐在C位”。

纵观这几年高瓴在投资案例中从未扮演过野蛮人的角色,总是以一种谦卑的方式潜入企业内部,从而去主导高瓴想要的变革,这次估计也不会太多干预格力的日常运营。而对于格力电器,公司结构更加市场化有望摆脱国有企业的体制束缚,面对外部挑战时更加灵活。

当然,在市场的角逐中,胜与败并不像楚河汉界那样泾渭分明。

彪悍如董小姐,对珠海国资委都曾出现“不受命”的情况,张磊作为外来和尚,有姚振华、魏银仓的前车之鉴,今天的赢家明天也许就只剩下一个孤独的背影也未可知。

参考素材:

《格力电器易主:高瓴资本接盘,能否治好格力症结》,界面,陆柯言

《高瓴资本张磊:腾讯、京东的幕后推手》,陆家嘴杂志

《高瓴是怎样炼成的 | 36氪独家》,36氪,刘旌、洪鹄

《深度特写|高瓴资本的魔幻时刻》,中国企业家杂志,董力瀚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虎嗅APP)

原创文章,作者:茶一个,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makedreamtea.com/2019/10/30/1632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