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股往事:股市传奇的阴影与末路

妖股往事:股市传奇的阴影与末路

有趣且深度的硬核财经

投资观澜-No.14

妖股往事:股市传奇的阴影与末路

作者:楚团长

支持:远川研究

2016年10月2日,绍兴镜湖国家公园旁的奥体中心门口,一字排开了8辆劳斯莱斯。

这座平时用来承办大型比赛的冷色调展馆,此刻正在举办一场婚礼。场馆被装饰的金碧辉煌,大红色的灯光照亮了整个广场,门口锦簇的红玫瑰,崭新的豪车,以及前来助兴的刘谦、孟庭苇、王小利等明星,让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土豪的味道。这显然不是一场普通的婚礼。

婚礼的唯一主角,是新郎。浅黑色的迎宾西服里套着的,是一位个头瘦小、笑容腼腆的青年男子。第二天,有关这场婚礼的一切便传遍了投资圈。让围观群众啧啧称奇的,不仅仅是2万一桌的酒席、印着“涨停”的红包,还有这位85后新郎八年从股市赚了10000倍的传奇。

凶猛的杠杆操作、无情的砸盘手法、神秘的交易席位,满足了大众关于股市游资的一切想象,他就是大名鼎鼎的“赵老哥”。

1987年出生的赵强,顶着这个略带戏谑的ID驰骋A股,他惊人的收益率让一众“中国巴菲特”相形见绌。2007年,正处于中国股市最恢宏的一波牛市中,还在浙江财经大学读书的赵强,拿着父母做小生意攒下的10万块钱杀进股市,开始了从10万到10亿的狂飙之路。

赵强进入股市后如鱼得水,在2010年的网络公开实盘比赛中,曾有过八个月从200万炒到1000万的惊人操作,他很快就从浙江财经大学肄业,专职炒股。据说直到现在,很多浙财的老师们还常常提起这位股神,并敲打学生:你们要是有赵老哥的本事,也可以不用考试。

2015年4月16日收盘后,赵强在网络上以“八年一万倍”为题,写道:“今天是值得纪念的一天,资金终于上了一个大台阶,感谢中国神车!”当时正值牛市的一带一路炒作进入高潮,南北车合并复牌后牛气冲天,在十个交易日内八天涨停,股价从14年底部已经上涨十倍有余。

这个过程中,赵强在银河证券绍兴营业部的交易席位,累计买入金额超过13亿,有好事者测算,其至少在中国中车上赚取了5个亿的利润。然而就在赵强发帖的两个交易日后,中国中车涨停开盘创下历史最高价后,便掉头一路向下,开启了绵绵无尽的下跌,至今已跌了75%。

同年6月10日,32岁的长沙股民侯先生以“想挣钱的散户”ID在网络上发帖:“本金170万加融资四倍,全仓中车,本想给家人一个安逸的生活,谁想输掉了所有。”并于当天从22楼的自己家里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5]。资本市场成王败寇,就是这么残酷。

A股草莽三十年,骁悍雄杰如过江之卿。从昔日吕梁、李彪坐庄操盘,到后来总舵主徐翔独领风骚,再到如今赵老哥、孙国栋等游资起舞。散户对他们既唾弃,又羡慕,但从某种意义上,正是A股高度的散户化,才孕育了这些股坛枭雄,而他们凶蛮的操作,则反过来又滋长了市场的野性。

大佬们与散户的鏖战之处,被称为“妖股”,而信息不对称、散户化市场和制度缺陷成为其诞生的土壤。此间上演的荒诞、赌性、欺诈,便是那个时代市场最大的底色。

01. 庄家吕梁

什么是庄?能够看清你的底牌,影响股价走势,操控散户于股掌之间的,便是庄。

吴敬琏批评A股不如赌场,一个重要的理由就是在A股有人可以看到你的底牌。这些年随着监管的日趋严格,明目张胆的坐庄几乎销声匿迹。但在上世纪末,A股却经历了一个“无股不庄”的莽荒期,当时1000多家上市公司,据说超过八成都有庄家常驻,妖股横生、传奇辈出。

众多庄股之中,最具有代表性和传奇色彩的,无疑是康达尔,即著名的中科创业。

2001年1月1日,超级牛股中科创业在没有任何利空的情况下,连续5个交易日跌停,背后坐庄的吕梁深知大势已去,他将《财经时报》总编辑杨浪约至位于如今奥林匹克公园旁的北辰花园别墅家中,彻底自爆了坐庄中科创业的始末,这是A股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庄家独白。

《财经》刚刚因爆料《基金黑幕》与十大基金公司和证监会主席周小川进行了一场大论战,因此格外的严谨。采访并操刀这篇爆炸性证券新闻的记者,正是胡舒立,《财经》还在核实吕梁自述内容时,其他媒体迫不及待抢先刊登,中科创业在第十个跌停板才止住下跌。

当人们从头审视这出闹剧,才深感命运的偶然性。吕梁原名吕新建,本是一名颇有声望的文化人,与汪曾祺、余华等都有往来,其《国运》、《龙年邪说》等作品因先锋性的手法广受评论界好评。日后凶恶的庄家吕梁,是个百分百的文艺青年,身上绝对看金融大鳄的潜质。

九十年代初,他前往深圳报道当时火爆的深圳炒新股。充满文人气质的吕梁被这种财富激发的狂热感染了,他撰写《1990~1991年中国“股市狂潮”实录》来纪录这狂野时代,大段《资本论》的引用展现了不俗的理论功底,《百万股民炒深圳》一文更是让吕梁名扬天下。

看惯了热钱的吕梁,逐渐感觉到码字收入的微薄,随后就逐渐淡出文化界,投身到投资的大潮中。

吕梁是不善投资的,从一开始就是如此,前后亏了好几百万。要知道那是一个万元户都稀罕的年代,这些钱都是相信他的大户提供的,吕梁压力很大。但好在笔杆子硬,常常发表一些独具特色的观点,获得了不少业内人士的认可,这为他邂逅日后的搭档朱焕良埋下了伏笔。

深圳大户朱焕良,是投机倒把的实战派。农民出身的他靠开渣土车和倒卖国库券赚了第一桶金。天生的敏锐嗅觉让他在股市里如鱼得水,一来二去的竟然赚了有上千万,被人称为朱大户,在散户间很有影响力,当时有人春节贴的春联都是“翻身不忘毛主席,致富感谢朱焕良”。

妖股往事:股市传奇的阴影与末路

央视财经频道报道朱焕良炒作康达尔

1988年底万科发行股票,当时深交所还没成立,只能在证券公司柜台交易。结果王石隔年出了不该出的风头,万科股票一下子没人愿意买了。公司很害怕持有的小股东闹事,结果朱大户听声而出在股东大会上表示强力看好万科,未来将持续买进股票,间接拉了王石一把。

王石感动的不行,引为莫逆之交,多年后另一个土老帽想要多买点万科股票时,登上珠峰和喜欢做红烧肉的王总就不乐意了,人啊,都是此一时彼一时。

朱大户也不总是投资顺利,步子迈的大了扯着蛋了。他凑了2个亿,把养鸡公司康达尔90%的流通盘买了下来,打算坐庄。结果香港回归后遭遇禽流感H5N1第一次问世,港府推行“禁鸡令”,康达尔股价飞流直下。朱大户套的一塌糊涂,逢人就诉苦自己是深圳最可怜的人。

朱焕良和吕梁在1990年就打过照面,1998年两人在深圳又碰上了。朱大户此时在到处寻找救命稻草,想借吕梁的声望找到接盘方,而吕梁也被巨额亏损压得喘不过气来。两人一拍即合,决定联手坐庄。吕梁联系资金方接盘做局,拉升股价;朱大户配合捂盘,提供筹码。

朱大户一心求解套,想赚一把就跑;吕梁则充满雄心壮志,想通过坐庄康达尔成为中国巴菲特。一个只求发财,一个怀揣梦想,目标南辕北辙,注定走不远。

吕梁还真是颇具能量,很快就联系到了一些胆大妄为、背景神秘的机构。他向朱大户抛出了一份为期5年的坐庄方案,要将康达尔打造成“高科技企业”,在这期间,朱焕良必须要锁仓。朱焕良满口答应:只要你帮我解套,随便你是价值投资,还是短期投机,我都听你的。

1999年初,吕梁筹集了7亿资金,先后从朱大户手里接盘了3000万股,此时吕朱联盟控制了康达尔八成以上的流通盘。吕梁开始兵分两路的实施坐庄计划:一方面以“K先生”笔名在各大报纸撰写股评;另一方面派心腹丁福根前往全国各地营业部,寻找愿意一同坐庄的资金。

吕梁的股评富有煽动性,跳出股价涨跌的宏大叙事与家国情怀让投资者深信:K先生是一位洞悉股市真谛的智者。在当时极具影响力的《证券市场周刊》,K先生连续发表了四篇《世纪末与中国资本市场的对话》,其做多中国的观点相当高屋建瓴,引来拥趸无数。

正值A股行情混沌,横空出世的K先生迅速成为了散户明灯。而夹带在一篇篇雄文中的私货也被读者悉数接纳,吕梁成功的将“康达尔未来是大牛股”的信息传递给了散户。这些雄文并没有马上起作用,但吕梁偏偏就迎来了运气的转折:南斯拉夫的轰炸和519行情的启动。

民族情绪与牛市际遇,让股市大幅攀升,人民日报刊登的《坚定信心,规范发展》的股评式文章更是热火浇油,股指在短短30个交易日内便大涨65%。2003年曾任证监会主席的周正庆承认,该文章正是出自他之手。你看,同样是向市场喊话,主席们的水平也不一样啊。

人们相信K先生准确预测到了519行情,因此给予吕梁无尽的赞誉。与此同时,丁福根在全国布局了一个庞大的坐庄联盟,使得康达尔的股价徐徐拉升。尽管在当时不是最凌厉的,但配合K先生的包装,康达尔俨然是集优质农业、生物医药、高科技产业投资为一体的蓝筹股。

1999年底,康达尔改名为中科创业,眼花缭乱的重组和概念更是让股价扶摇直上。赚钱效应让越来越多的资金排着队找到吕梁,想要加入坐庄,以至于1000万以下的投资者都被拒之门外。丁福根对股价的操控也愈加随心所欲,左手通知A营业部买,右手电话B营业部卖。

所谓妄人,就是分不清什么是时代红利,什么是个人能力。在资本市场上一呼百应的吕梁,忘了“519行情”其实和他本人没有半毛钱关系,2000年6月国有股减持政策出台的时候,他还在做着成为中国第一善庄的春秋大梦,而叫醒他的,正是老搭档朱焕良。

朱大户老谋深算,深知在A股最靠谱还是现金,面对10亿浮盈,开始大笔出货。吕梁愤怒地指责他背信弃义,朱焕良无赖相毕露:摊牌了,我不玩了。资产价格上涨形成的同盟面对下跌,从来都是一团散沙。不断的有人将资金从丁福根的坐庄联盟中抽离,套现离场。

到了2000年12月底,中科创业的股价已经从最高点跌去近5成。再也找不到资金的吕梁明白一切都完了,这才决定向媒体检举揭发朱焕良。但朱大户早就用快艇将套现的数亿现金连夜运往了香港,人也溜之大吉。

坐庄崩盘的中科创业创纪录的连续十天跌停,损失惨重的股民迁怒于丁福根和吕梁。“丁福根,你再踏进北京城就剁你手脚”的威胁吓得他在北京郊区的丈母娘家不敢出门。三十几岁的小伙一夜白头,进了监狱才精神放松下来。这位昔日的A股第一操盘手后来出狱后,还被狱友骗了250万,也是给A股丢人。

吕梁更是披了件军大衣,翻过受监视的家中墙头,消失在北京的夜色,成为A股一桩悬案。他的昔日好友《证券市场周刊》副主编方泉后来撰文披露了一些细节:吕梁的资方里有一位令人闻之变色的大人物,而吕梁逃跑的两天后,从北京机场一个他熟悉的按摩房老板娘手里支走了2000块钱。

中科创业背后的离奇故事,使他堪称一代妖股之王,散户既不知道为什么涨,也不知道为什么跌,只能跟着庄家故意释放出的假消息随波逐流,监管当时也没有对庄家肆无忌惮的违法行为进行制止。

庄家消息的真和假,构成了那个时代信息差诞生的主要原因,妖股在这种缝隙之间野蛮生长。

02. 杭萧内幕

2017年,杭萧钢构董事长单银木在接受上海证券报采访时,提及2007年344亿的安哥拉大单案。这个A股电焊技术最好的董事长,点燃一根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沉默半响缓缓说道“对公司伤害很大”。如今杭萧钢构早已走出阴霾,开始讲述全新的产业金融逻辑,但2007年的内幕交易案注定成为中国股市的一页丑陋注脚。

在许小年发表著名千点论之后的第四年,A股仿佛真要推倒重来一般的跌倒了998点的新低。股票市场一片死寂的同时,是股权分置改革推进顺利,全流通股时代来临;中国加入WTO,外贸盈余激增。2006年高善文振臂一呼,祭出“资产重估论”的大旗,以“向上看不到顶”的豪迈掀开了A股最波澜壮阔的一波牛市。

在最初以券商、银行为主线的上涨中,杭萧钢构并不起眼。2006年沪指涨幅高达130%,杭萧钢构全年涨幅仅27%,股性相当沉闷。单银木将松下新之助视为偶像,一心想要做中国最好的钢结构公司。某种程度上甚至比较抗拒金融市场,这家大量使用钢材的公司甚至都没有进行钢贸的对冲保值。

业绩难有爆发式增长的传统行业加上不善资本运作的管理层,杭萧钢构似乎与成为妖股风马牛不相及。但传奇故事从来都是从关键人物登场才渐入佳境的,导演这出荒诞剧的徐京华粉墨登场了。

即便是最专业的财经媒体对徐京华神秘的背景也语焉不详,他似乎出生在1958年的广东。儿时迁往香港,拥有英国和安哥拉的双重国籍。有资料显示,他曾在九十年代开过公司创业,但他的合作伙伴坚信其曾在中国情报部门工作。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在安哥拉的内战中通过军火贸易攫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2002年安哥拉三十年的内战结束,中国国家开发银行第一个向其提供了一笔以石油偿还的20亿美元信贷。在为安哥拉提供公路、住房基建的同时,也让中国企业陆续进入到这个非洲资源最丰富的国家,安哥拉也一度超越沙特和俄罗斯成为中国最大的原油供应国。

与安哥拉总统多斯桑托斯私交甚密的徐京华如鱼得水,开始在中国企业与安哥拉政府之间做起了资本掮客的生意。通过将安哥拉国家石油公司的总裁维森特引荐给大陆,徐京华打入了核心利益圈。

徐京华在香港成立了中国国际基金有限公司(下称中基公司),这个极富政府意味的基金注册资本仅100万港元。他极富感染力的演讲能力和中基公司在安哥拉豪华办公楼里贴满的官员合影,让这家私企看起来格外靠谱。而他们和中石化合作开发的18区石油项目,更是打消许多中国企业心中的疑虑。

但实际上中基公司做的是两头骗的生意,以“中国政府背景”为名“骗取非洲国家项目”,再用“非洲政府背景”名义“骗取中国企业投资”。待中国企业项目开始落地后,再以安哥拉政府预算不足为由,砍掉项目资金。诸多国企因“政绩”的难言之隐只能继续投入,中石化、中铁都央企都曾先后中招。

随着2007年中石化董事长陈同海被双规,中基公司的所作所为引起了高层的关注。中基公司在安哥拉的一批基建项目面临因资金短缺而停工的威胁,中基公司像往常一样,将忽悠的目光投向了内地,这一次中招的是单银木的杭萧钢构。

中基公司向杭萧钢构报上了总价高达43亿美元的工程大单,当初双方是如何接洽上的,如今已不可考。但单银木在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签订合同前通过商务部有关部门了解过相关情况,也咨询过中国驻安哥拉大使馆。在中基公司亦真亦幻的背景面前,单银木强调:“我们是充分相信合作对象的。”

由于工程规模巨大,双方举行了多次谈判,杭萧钢构主要领导、公司设计部、投标办、市场营销部和法务部等十多人参与了该项目,内幕知情人如此之多,就已经埋下了消息泄露的祸根。

兴高采烈的单银木多少有点得意忘形,他在2007年2月12日的公司表彰大会上向员工宣布:“2007年对杭萧来说是一个新的起点,如国外的大项目正式启动,2008年股份公司(收入)争取达到120亿元。”要知道2016年全年杭萧钢构的总营收才不到20亿,董事长在消息尚未对外公布时就私下透露,俨然已经涉嫌违规信息披露。

泰禾地产老板黄其淼在其2017年销售额刚刚到达一千亿时就公开夸下海口,声称2018年要再翻一倍,引得股价在短短一个月内暴涨150%。黄老板显然对A股的历史不太熟悉,要知道单银木还仅仅是和员工谈两句,就引出一番祸事,A股从来都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话说出口,事情就容易不受控制。

2月12日早盘,杭萧钢构高开两个点后直线封死4.55的涨停板,这在当时轰轰烈烈的牛市氛围中并不起眼,但随后三个交易日的一字板让市场明白一定是发生了什么。2月15日杭萧钢构的异动公告才姗姗来迟,称公司正在洽谈一桩价值超过300亿人民币的海外建设项目,目前尚未签署合同。

牛市中最为强烈的痛苦就是踏空,那些没有买入杭萧钢构甚至是刚刚卖掉股票的投资者愤怒了,为什么是股价先涨,然后才公告。特别是在12号~14号之间的龙虎榜显示,长江证券两家营业部一共买入了4700万,占总成交量的7成比例,显然是有人未卜先知,提前埋伏了。

消息公告后,杭萧钢构股价一骑绝尘,一波十连板吸引了全市场的目光,此时从散户、媒体到监管层都注意到了这桩疑点重重的合同和匪夷所思的暴涨。媒体质疑这桩金额占安哥拉GDP4%的合同是否合理;证监会则在3月22日表示将对其是否存在二级市场操纵、内幕交易行为进行调查。

A股的事情往往,不能问,问就有蹊跷。杭萧钢构内部并不干净,而且是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公司总裁周金法是最早接触这一项目的公司管理层,在2月初,他曾向妻子表示,最近公司在忙一个大项目,合作谈成了接下来自己就会轻松很多。当时牛市氛围正浓,人人炒股都能赚钱,妻子心里早就活络起来,进一步向周金法询问相关细节。周金法警惕性还是有的,并未多说,还告诫妻子不要乱来。

歪念头起了就很难按下去,妻子与闺蜜透露了这一情况,闺蜜就把专职炒股的前夫吴伟推了出啦。吴伟一听就觉得有戏,在2月9日前后先后买进800万元的杭萧钢构股票。总裁妻子借了自己嫂子的身份证想开户也买一点,但最后挂单了18万股,因为涨停板没买进去。吴伟后来转了50万元到她的账户,作为答谢。

周金法对这一切都浑然不知,面对证监会调查组还大言不惭的表示,公司不存在相关问题。他不知道不仅自己老婆参与了内幕交易,还有玩的更大的害群之马。

陈玉兴原是杭萧钢构的证券代表,2006年5月从公司离职。他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在公司对农村出身、老实巴交的罗高峰格外照顾,并对他破格提拔。罗高峰成为杭萧钢构的证券代表后,对陈玉兴感激不尽,知无不言。陈玉兴偶然在前同事的聚会上听到了安哥拉大单的消息,在得到罗高峰的确认后,准备搞一把大的。

他联系了过去经常光顾的中河中路上金碧辉煌娱乐城老板王向东,王先后买入了近400万股,最终盈利超过4000万元。

尽管当时证监会追查手段还没有如今这么先进,但这种以电话联系和借家人身份证开户的内幕交易还是很快就被查的水落石出,4月27日证监会就将相关案情移交给了公安机关。

诡异的是,散户们在知道这是一桩内幕交易后,非但没有停止炒作,反而是变本加厉的在高位又拉出一波7连板,杭萧钢构股价3个月内从底部足足翻了6倍。6月份浙江省公安机关正式对杭萧钢构的涉案人员批捕后,公司股价开始一泄如注,从31块钱的高位,一路暴跌,到牛市结束时,又跌回了上涨前的4元平台。

妖股往事:股市传奇的阴影与末路

彼时风雨飘摇的杭萧钢构

无数股民在这轮炒作中损失惨重,杭萧钢构公司本身其实并未涉及到具体的勾结炒作,甚至说这些内幕交易资金也并非是股价拉升的主力。当时的牛市氛围和杭萧钢构获得高关注度,引发了市场资金对其的疯狂炒作。但当一地鸡毛时,所有的参与者都将怒火指向杭萧钢构。

这起内幕交易案情格外清晰,成为内幕交易民事赔偿第一案,最终118名投资者获赔了近400万调解金额,成为中国证券史上的一座里程碑。而这出闹剧的终极幕后黑手,徐京华直到2015年才在反腐打虎运动中落网。

2007年的A股市场,已经呈现出机构和市场资金主导的局面,妖股必然需要得到全市场的关注。部分资金提前知道了内幕消息,进行提前埋伏和拉升,成为股价炒作的第一步,这种炒作模式至今仍难以杜绝同样的消息,快与慢之间的信息差就是赚钱和亏损的区别。

但无论是中科创业,还是杭萧钢构,都是“自炼成精”的妖股,而真正“群魔乱舞”的时代,正在赶来的路上。

03. 群妖乱舞

A股在2011年~2012年的绵延下跌,让不少老股民对心有余悸,其实不怕跌,就怕看不到希望。当时A股已经处于相对底部,但在通胀预期和经济下滑的阴影下,却似乎永远看不到底。推倒重来论再度甚嚣尘上,监管也不得不开启了A股历史上最长的一波IPO暂停。

但到了2013年,市场迎来回暖,主角变成了创业板,而新生代基金经理和操盘手的凶猛,终于将A股待到了妖股“群魔乱舞”的时代。

比如当时著名的公募一姐王茹远,为自己的重仓股朗玛信息站台,这家大本营在贵阳的创业板公司身批互联网+医疗、互联网+社交、互联网+金融等多重概念。在获得了投资大佬的加持后,股价扶摇直上,2014年底以220元/每股的高价将A股股王贵州茅台踩在脚下。

只不过同为贵州老乡,茅台卖的是货真价实的国酒品牌,朗玛信息的主要产品则是一款日本女优泷泽萝拉代言的社交软件。

在当时创业板动辄翻几倍的行情当中,朗玛信息还不算最为妖娆的。投资机构们在安硕信息上的“合谋操作”显然更加风骚。

2014年4月30日,某券商分析师给安硕信息董事长发邮件,“含蓄地”表示股价低估,建议进行市值管理。安硕信息则邀请他们来公司“交流”,此后分析师便向128家机构累计发了1.1万余封邮件。内容充斥着“强烈看好”、“十倍股”、“200亿不是终点”等内容。从2014年5月到2015年5月,安硕信息在短短一年之间,股价暴涨16倍。

当然在这轮炒作中,谁也不要装白莲花。在2014年安硕信息的年报中,汇添富基金旗下的多只基金现身前十大流通股东,到了2015年一季度,汇添富的持股比例更是高达24%。俨然一副自拉自买的姿态。这种“公募抱团”的情况,还出现在赢时胜、全通教育等个股上。

妖股往事:股市传奇的阴影与末路

2015年5月8日,安硕信息报收400.62元,涨停

散户对这些投资机构背后的交易一无所知,这种强烈的信息差造就了妖股暴涨的同时,也为日后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券商、公募机构的这种造热点、资金推动的炒作模式很快就被极具学习能力的游资领悟了。他们在2015年的大牛市中,将这一思路贯穿到一带一路概念的炒作中,并且手法更加凶猛,强调快进快出,杠杆操作。资金优势和牛市中跟风的散户让他们无往而不利,这才出现了本文开头八年一万倍的财富传奇。

游资将这一模式演绎的登峰造极的一役无疑是妖王之王特力A。2015年7月9日,大盘在国家队和各路勤王资金的努力下终于止跌反弹,特力A当天就一字板封死涨停,此后便开始了近乎变态的暴涨,半年内从最低点9.88元一路暴涨至108元。

与此前的短期暴涨的一字板涨停股不同的是特力A的拉升之旅中完成了充分的换手,这意味着在这期间有大量的投资者买进卖出,或多或少的赚到了钱。这种赚钱效应反而为特力A带来了新的炒作资金。但跟风买入的散户并不知道,这片游资的主场,不怕你赚钱,就怕你不来赌。

根据证监会对特力A的立案调查显示,其股价的操纵者中鑫富盈在股价上涨期间,供动用了近三十个信托账户和个人账户对股价进行对敲和拉升出货。伞形信托的层层隐匿和资金杠杆并不为投资者知晓,散户在疯狂追逐这些连续涨停板龙头时,其实是在给背后的大资金提供顺利推出的流动性。

2013年到2016年是一个群妖乱舞的时代,有机构抱团炒作、有游资凶猛出击,甚至有险资强势扫货。但究其本质,都是大资金利用自身对股价影响,操纵市场,由于其本身的投资计划并不为散户知晓,所以妖股飞天遁地。但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当打妖精的棍棒亮出,邪魔外道都会偃旗息鼓。

大资金享受着散户所不曾拥有的信息服务,他们对于市场风格和价值判断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这种研究深和浅带来的信息差通常难以跨越,但散户如果选择了合适的炒股资讯APP,也能够在公平的市场环境下,成为信息差的上游。

2018年8月3日,辽宁沈阳出现了首例非瘟疫情,随后扩散到全国多个省份。11月国务院专门召开了加强疫情防控工作的会议,全国各地区养猪产能去化严重,各地散养户开始了剧烈的抛售和清场。

供给锐减的同时,猪肉的需求仍然很坚挺。众所周知,需求弹性小是农产品的普遍特点,这意味着供给的小幅度波动,极易引起价格的剧烈变化。猪肉价格的上涨一触即发,然而绝大部分坐在屏幕面前的投资者都不知道全国各地的猪圈中,正发生着什么。

选股宝APP在市场形成共识前的第一时间,通过脱水研报栏目向市场传递了潜藏的巨大投资机会。11月,脱水研报注意到了招商证券的一篇研报。尽管这只是一篇例行的养猪行业动态追踪,但水研报敏感地发现,事情正在起变化——猪瘟爆发已不再是事件炒作,猪肉供需缺口快速扩大30%。在此之前猪周期已处四年底部,主升浪一触即发,饱受压制的猪价反弹已箭在弦上。

脱水研报迅速解读了这一重要信息,并挖掘了产业链最受益公司,并将这些价值连城的信息毫无保留地传递给了投资者。逻辑兑现同样需要持久的耐心和细致的追踪,此后脱水研报仍坚守猪周期主升浪的最前线,高频监控最新进展。后续养猪股行情的崛起完美验证了当初的逻辑。个中公司股价上演了一波波澜壮阔的上涨!

作为一款堪称鸟瞰市场的交易神器,选股宝APP资讯+投研双驾马车,可以帮助散户了解顶级卖方思维,与顶级买方站在同一起跑线,领先市场一个身位。

今天选股宝给我们提供了价值619元的脱水研报会员账号,大家可以点击阅读原文领用,感受一下缩小与大资金之间的信息差是什么体验。

04. 终将结束

妖股炒作的内在逻辑无非是信息不对称下,A股充沛的流动性、散户追逐热点的习惯和涨跌停板和T+1制度间的错配形成了一种畸形的生态。

庄家吕梁利用上市公司、舆论媒体、炒作资金三位一体的身份优势,在信息的真假之间形成了信息差优势;杭萧安哥拉大案中,公司高管利用内幕消息更快,建立了对散户的信息优势;群妖乱舞时代,机构和游资们利用的则是自身资金量庞大,获取了更好的信息服务,在研究的深浅之间形成了信息优势。

信息差是证券市场存在的基础,强式有效市场如果存在。交易就只会在信息产生变化的时候发生,显然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更加波云诡谲的资本市场。大家要对每一个消息的真假和对市场带来的影响进行判断,从而形成交易的依据。但如果有人利用特殊市场身份,在不公平的情况下获得了信息优势,那就是作弊。

伴随着外资的进入,A股的估值体系和市场环境越来越向成熟市场靠拢,妖股炒作正在失去其生存的土壤。与其追逐这种终将结束的炒作模式,不如将投资的重心放在如何构建稳健的资产配置模式,毕竟中华民族的族运和国运,才是我们投资Alpha收益的终极来源。

参考资料

[1]. 庄家吕梁,刘民成,2003年

[2]. 中国股市十七年,张志全,2007年

[3]. 谁是徐京华,FT中文网,2015年

[4]. 证监会相关公告

[5]. 长沙股民跳楼:170万炒中车全亏,观察者网,2015年6月

作者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作者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饭统戴老板)

原创文章,作者:茶一个,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makedreamtea.com/2019/10/22/1603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