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在寅的结局

在韩国,当总统是个危险的职业,仅仅被捕入狱前总统就多达五位,卢泰愚、全斗焕、卢武铉、朴槿惠、李明博,还有被暗杀的,自杀的。

1

风雨飘摇

2019年,世界环境动荡不安,对于文在寅来讲,内忧外患,亦是最为艰难的一年。

在外,美日联手。

日本对韩国实施从1965年两国建交以来的第一次经济制裁,而且把韩国踢出出口“白名单”。

美国落井下石,带头加征韩国钢铝产品456%的关税,同时对韩国施压,要求韩国增加驻韩美军费用,在2019年基础上提高5倍,达到50亿美元。

在内,在野党虎视眈眈。

2019年10月3号,在首尔光化门、钟路一带约数十万人游行集会,要求文在寅下台,和当年朴槿惠被弹劾下台几乎如出一辙。

文在寅一手提拔的心腹大将曹国身陷丑闻,然而,文在寅却力排非议,任命他为法务部长,因为文还要继续深化改革,需要曹国的协助。

随后,韩国检方非常罕见的“绕过”文在寅突击搜查曹国的私人住宅,没收了电脑硬盘、文件资料等,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韩国经济》认为,“曹国事件”完全超越了韩国政治圈的对决,引发了极端社会分裂现象。

其实从韩国被殖民统治时期开始个国家的民众在精神上就已经分裂了,一部分人宁死不肯投降,而另一部分人则绝望的选择和日本合作,至少这样可以让自己好过一点。

选择和日本合作的人都留在了韩国,朝鲜就成了现在的两个国家。

文在寅不亲美不亲日,推动改革,消除财阀势力、削弱美日对韩影响,他动了太多人的奶酪了。

以一己之力反国,和蚍蜉撼树有什么区别。

从财阀的角度来看,总统在现有的规则内,无论怎么出招,都无所谓。

因为财阀们制定的政治规则,是伤害不了财阀的,如果想要收拾财阀,就必须跳出他们制定的政治规则,寻找属于自己的核心武力,然后重新制定规则。

但是卢武铉也好,文在寅也好,下一个谁也好,一旦试图跳出规则寻求核心力量,必然触碰到笼罩在韩国上空的,美国的巨大阴影。

韩国二战后的政治框架,并不是由韩国人民决定的,而是由美国人,追随美国人的韩国财阀决定的。

财阀当道,美国不管,总统想搞掉一两个财阀平息一下民意,美国也不管,因为美国入股甚至控股的韩国企业多了去,牺牲一两个也不算什么大事。

但是美国不能容忍的是,一个携民意上位的韩国总统试图修改韩国的政治框架。

美国一直都将韩国作为遏制东亚地区的桥头堡,对他们来说,韩国的存在在地缘政治上十分重要,韩国必须听从美国的命令。

卢武铉用生命证明了韩国的政府已经烂透了,任何一个环节,都可能已经被财阀家族渗透。

卢武铉想用政府机器作为他的核心力量,结果赔上了命。

但是可悲的是,韩国总统手中的力量有且只能是政府机器。

他们的对手们可以不遵循规则,他们身为总统,却必须遵循规则。

文在寅曾满怀深情地说:”我们建立一个值得在那里生活的国家,是以烛光开始,以选票完成。”

但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景罢了。

2

谁是敌人

财阀制国在韩国不是秘密,而是常识,文在寅不想处理流程性问题,他想解决的是结构性问题。

文在寅面对的局面,翻翻历史书,不算新鲜事。

几个大家族控制了国家命脉,把家族利益凌驾于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之上;以及追随这些家族的恶奴们狗仗人势。践踏国法,肆意妄为,老百姓怨声载道而已。

这种情况,隔壁中国人几千年前就遇到过了,还不止一次。影视剧《琅琊榜》里的攻略都有现成的:

首先要有一支如臂使指的核心力量。有了力量,才能令行禁止,才能执行领导者的意志,顺便警告对手,别来掀我桌子,因为我随时有掀你桌子的能力。

双方都有能力掀桌子的时候,才能坐下来谈,才能回到桌子这个框架内,在框架内斗智斗勇,想办法解决问题。

他们与当年的普京面临着相同的局面,但是,与普京有着根本性的区别,卢武铉和文在寅都都没有硬实力,他们手里没有军队。

一个没有掀桌子能力的人,是不可能在谈判桌上得到什么的。

卢武铉也好,文在寅也好,他们终究都是书生。

还记得张紫妍吗?还记得李胜利案吗?

当初文在寅以胜利案为敲门砖,想牵出政商勾结的大案,扳倒其背后的财阀势力,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张紫妍控诉被公司高层逼迫陪睡上百次,被各大老板多次性侵,甚至被强灌毒品来满足他们的兽欲。

她详细列出了一份包含时间、地点、人名整整50页的名单,涉及到权贵商贾、各界大佬,从娱乐圈、财经圈到政治圈。

韩国六十万人在青瓦台留言板上要求替张紫妍申冤,超过20万网友联名要求检方重新调查这个案件。

警方重新整理的证词达到了5048页,2019年3月20日,韩国总统文在寅下令彻底调查张紫妍事件 。

但是这个案子,最终还是没能翻案,这个韩国女星终究还是白死了!

2019年5月20日,韩国检方经审议后认为,张紫妍性侵案无法重启调查。

文在寅的结局

这不是哈韩粉丝所吹捧的那样,能拍出几部电影就能拯救韩国。

恰恰相反,利益集团根本不在乎这几部电影的影响力,比暗地里压制更可怕的是:你尽管去曝光,能动我一根汗毛算我输。

你要知道,在韩国,财阀的势力有多大,年度营收占韩国GDP超过60%,基本上掌握了整个韩国经济的命脉。

韩国的六大财阀基本覆盖了韩国的石油、化工、燃气、制铁、建设、船舶、汽车、电子、信息通信、半导体、物流、金融、医药、时尚产品等领域。

文在寅当初从卢武铉的秘书,一直是卢的影子。在卢死后成为“复仇者”再入政坛,必然是下定决心,继承卢武铉遗志,与财阀斗到底。

在韩国能拍出《玩物》不代表正义的力量能战胜邪恶,反而更像是在杀鸡儆猴:我知道有人想反抗我的统治,就让你们看下这些不自量力的蝼蚁能否伤我分毫。

从清算李明博,朴槿惠开始,数十年的筹划,一步一步走到胜利案、张紫妍案,想借娱乐圈丑闻,撼动他们背后的势力,但最终李胜利全身而退,张紫妍死不瞑目……

回首过往,文在寅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愿为江水,与君重逢。

3

往事如歌

朝鲜战争时期,文在寅的父母从北朝鲜逃到南方,1952年,文在寅出生于南部岛屿巨济。

他在自传中写道,他的父亲在一座战犯营打小工,母亲在附近的港口城市釜山兜售鸡蛋。

1972年,他进入首尔的法律学校,但因领导抗议独裁者朴正熙而被捕。1980年,文在寅返回学校,但后来再次被捕。

也就是在这一年,他结识了卢武铉,并加入了卢武铉的律师事务所。

1987年,在席卷全国的民主抗议中,二人成为领袖人物。

1988年,卢武铉竞选国会议员成功。然后便将律师事务所的摊子全部交给了小兄弟文在寅。

2002年卢武铉出人意料地当选总统,一年后,文在寅成为卢武铉的助理,负责扫除腐败、筛选官员,后升任总统府秘书长。

文在寅的结局

2004年,朴槿惠当选大国家党总裁,并发起了对卢武铉的弹劾,国会通过后开始对卢武铉进行停职调查。

正在国外度假的文在寅迅速回国,开始组建卢武铉的律师团队,最后韩国法院宣布推翻韩国国会的对卢武铉的弹劾法案。

2006年,李明博首尔市市长的任期结束,宣布竞选总统。

2007年12月,李明博当选韩国总统,并且在2008年的二月份正式上任。

李明博在当选后,与文在寅有过短暂的接触,当时李明博声称:“我一定会礼待前总统的。”

一年后,李明博政府宣布对卢武铉进行调查。

2009年4月30日,文在寅称为人生中最耻辱的一天。卢武铉到达韩国大检察院,接受调查。

在韩国大检察院,卢武铉接受了连续十个小时的调查询问,人类八个小时的心理极限,而卢武铉在十个小时中毫无破绽。

事后,卢武铉回应:“好在我们是清白的。”

2009年5月22日,检方宣布对卢武铉的妻子权良淑展开调查。

第二天一早,卢武铉出门散步,当他到达猫头鹰岩的时候,支开了警卫,自己跳了下去……

在文在寅的自传里,他说:“这是我一生中最为痛苦,煎熬的一天,2009年5月23日,那一天就是这样开始的。”

“有人递了一杯茶过来,我盯着茶杯出神,突然想起与总统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我第一次见他,与他聊天时面前也放着一杯茶。那一天的我们是那么年轻,那么耀眼……”

文在寅的结局

那一天之后,文在寅消失了。正如琅琊榜中的小殊,再见已是梅长苏。

2012年,李明博的总统任期结束,文在寅宣布竞选总统。

但是在最后的选举中,朴槿惠赢得了大选,当选韩国总统。

2016年,朴槿惠的“闺蜜干政门”爆发,朴槿惠的支持率最后降到3%。

2017年5月9日,文在寅获胜;5月10日,宣誓就职韩国第19届总统。

十年后,逆袭而来的文在寅站在青瓦台上,登高远望:“大哥,待我复仇归来,愿为江水,与君重逢!”

文在寅的结局

2017年12月,韩国政府方面宣布启动对韩国前总统李明博的经济问题调查。

李明博被逮捕那年, 75岁,韩国检方还是毫无客气的对他进行了连续21个小时的审问。

2018年8月24日,朴槿惠“亲信干政”案进行了二审宣判,法院判处朴槿惠25年有期徒刑,罚金200亿韩元。

2018年10月5日,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对李明博涉嫌贪污受贿等罪名作出一审判决,判处李明博15年有期徒刑,处罚金130亿韩元。

快意恩仇,2018年,怕是文在寅活得最为畅快的一年了,但也仅此而已。

文在寅没有军队,没有真正的硬实力,在韩国这种国情下,文在寅就像是带着镣铐跳舞,没有时间好好布局,没有政党延续政治血脉。

《最寒冷的冬天》这样形容韩国,如果没有第二次世界大战,这个国家根本没有希望从殖民地的阴影中摆脱出来。

韩国所谓的现代自由、民主、法制国家的表面下,不过是半殖民地的本质。

只靠政治手段和法律手段去改变一个国家现阶段的形态,文在寅怕是一厢情愿,一意孤行、一枕黄粱。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从这点上讲,文在寅是个很有风骨的人,但是在他提出再造山河之时,结局就早已注定。

我曾听过一句话:韩国有改变国家的电影。

我们曾经一度羡慕,

后来,

有了世越号,

出了崔顺实,

死了张紫妍,

我就开始发现,

这个国家只表面上繁华,

骨子里却烂到家了。

文在寅的倾力一击,

就像打在了棉花上,

抬棺出征的总统,

捧烛请愿的学生,

20万的签名请愿,

又能改变什么呢?

或许应该说,

他们只有改变国家与法律的电影,

我们却有改变世界与历史的国家。

—— 全文完——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智库百晓生):文在寅的结局

原创文章,作者:茶一个,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makedreamtea.com/2019/10/09/1565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