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西行记2:文化与盛景

设拉子是伊朗的艺术之城,而搞艺术的普遍比较闷骚。

文艺青年波王一到设拉子,身上闷骚之气大发,那时天亮未久,我们把箱子往前台一扔,他就讲,趁着现在太阳刚刚升起,先去看粉红清真寺。

那地离酒店不远,我们飞快就到,我还以为是看外型,在院子里傻乎乎地看了半天,波王说看里面,拉我脱鞋进去,看到朝阳正透过五彩斑阑的窗户玻璃透进寺内,地上墙上一片五彩盛景,十分有趣。

波斯西行记2:文化与盛景

这地方竟有好些中国人,似乎都冲着这片光彩过来的,围在五光十色处拍照。

我只瞄了一眼,就感觉这是一处招人喜欢的网红景点,不过极易模仿,完全可以在中国做一个一模一样的,这样就不用万里迢迢跑到伊朗设拉子来拍照。为了留存资料,我过去将每扇窗户上的花纹仔仔细细拍了下来。

上午时分又参观了赞德(Zand)王朝的卡里姆汗古城堡与恺加(Qajar)王朝的天堂花园,温习了波斯的历史,为了不让文章陷入流水账,我只讲重要部分,这些地方放两张图片就行。

波斯西行记2:文化与盛景

卡里姆汗古城堡

波斯西行记2:文化与盛景

赞德王朝时的宫廷装扮

波斯西行记2:文化与盛景

赞德国王埋葬处,一名富裕的波斯女生装扮

下午实在太晒,不敢出门,午饭后在酒店小憩,傍晚才前去伊朗历史上最重要的诗人哈菲兹的墓,波王说当地有许多许多诗人,会聚集在他的墓前念诗,这里是文艺青年的圣地,也是文青们互相认识的地方。

波王说,爱好诗歌的本地年青人念完诗,要是看对眼,就会上前互相搭讪。

我点点头说,我懂了,这就是本地文艺青年约那个的地方。

波斯西行记2:文化与盛景

哈菲兹墓

我们买票进去后,来到哈菲兹墓亭内,这里人流如织,却没有见到有人念诗,颇有些失望,那地方实际上就是一处院子,三三两两各有些人聚在那聊天,波王怕我失望,见到有六七个波斯年轻女生正坐在庭院地上聊天(生得都美丽端庄),说可以让我去采访她们,我微微有些奇怪,因为中国女生是不可能随便上前搭讪采访的,但波王手段高明,走上前随便聊了几句,女生们发出一阵阵如银铃般悦耳的笑声,波王说,你过来坐下吧,她们是从德村(德兰黑)过来旅游的,随便问,她们都会说的。

我心里头称赞波王手法高明,但也猜测波斯女性的文化氛围一定和我们不太一样,她们可能更容易接纳陌生人一些。

于是我和波王盘腿坐在地上,和女生们寒暄了一会,开始问起了正题:

我:美国制裁对你们的生活有影响吗?生活质量有没有下降?(我会反复问这个问题,以免单一数据不科学)

一个金发瘦脸的女生说:没有太大影响,美国制裁让我们更团结,没有的东西我们也会去自己生产。

旁边的女生们都笑了起来,一起叽叽喳喳说她,波王翻译说:大家都在笑她,说生活都这个样子,还这样说话。

另一个女生说:影响很大,物价上涨了4倍,工资大概上涨了25%,东西都变贵了,生活变得很艰难。

我问她们是怎么从德黑兰来到设拉子的,她们说是坐飞机来的,我说伊朗境内的飞机不是很危险吗?女生们又笑了起来,她们说坐飞机只要一小时,实在受不了12小时的大巴才坐的飞机。

随后我问了一个我非常非常关心的问题:我看到伊朗女性都必须戴头巾,你们都喜欢戴吗?

这几个看起来受过良好教育的大城市女生几乎都说:不喜欢!非常不喜欢!我们很厌恶戴头巾,但我们还是愿意遵守法律。

一个女生指了指身边七八岁的小女孩说:她说她长大了绝不戴头巾。

看起来年轻女性其实是非常想反抗的,前不久有一名伊朗女生在法院外公开扯掉头巾,被判了20年有期徒刑,但她已经逃到了国外,并在互联网上号召伊朗女性们不戴头巾。

交谈过程中,有几名女生的头巾滑到了脖子上,但她们并不急于把头巾戴回去,我能隐约感觉到她们内心深处的不满。

采访时陆续有很多伊朗男性在一旁围观,波王对我说这些男性在用嫉妒的眼神看着我们,我说为什么?波王说他们本地男性不能像我们这样自由自在地跟她们聊天的,我心里就不由得意了两三秒。

我随后问女生们有什么问题问我的,她们问了关于中国经济、生活的一些情况,采访过程非常愉快,但为了保护她们,我就不放照片了。

和她们告别后,波王带我去旁边的小院见当地一名法学硕士,那些院子都是连在一块的,刚走了几步,波王使眼色说:门旁边那个妞真是美极了。在波斯见多识广的波王都这样说,我赶紧伸长脖子说哪呢哪呢?但我们走得太快,一下被人流冲乱了,波王说算了你没眼福,刚好硕士已经到了,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微胖波斯女子,她眼神里有光彩,一看就是知识分子。

我们坐在一处台阶上,旁边人流如织,大家一边喝饮料一边聊天,她非常详细地回答了我关于伊朗教育和住房的问题。

波斯西行记2:文化与盛景

跟被采访对象合影

我:在伊朗读书贵不贵?

她:公立学校非常便宜,从小学到大学几乎都可以算是免费。

我:幼儿园和大学学费具体怎样的?

她:公立大学大概只要1000元人民币一学期,私立的一般4000元人民币,不过毕业时写论文要交6000元人民币。普通公立幼儿园约500元人民币一个月,私立的要2000元人民币一个月,国际幼儿园很贵,要5000元人民币一个月。

我:伊朗年轻人读完大学的能占多少?

她:60%左右。

这个数据让我非常吃惊,中国2019年高等教育毛入学率是45.7%,这是在中国从1998年起,亚洲开发银行经济学家汤敏为了刺激经济,提出大学扩张,副总理李岚清采纳后,全国大学以大跃进扩招的形式进行的,伊朗这个数据一看就不正常。

后面深入沟通才了解到,伊朗普通大学是宽进宽出制,修学分十分轻松,100分的考试只要50分就算及格,私立大学更是只要给钱,想读就读,随便混混就能毕业,伊朗人如果毕业后找不到工作,还会继续读个硕士,以缓解就业压力,女生还会尽量读个博士方便将来嫁得更好,以至于我在伊朗采访时动不动就碰到硕士博士。

伊朗只有几所名校教学十分严格,其它学校的文凭极其廉价,这种宽进宽出的文凭泛滥,导致就连中国都只承认他几所学校的学历,其它学校文凭统统不承认,欧美国家更是不认伊朗学历,要去他们那混还得重新读个文凭出来。

我又问她关于伊朗房价的问题:现在设拉子的房价怎么个情况?

她:大概相当于4000-5000元人民币一平。

我:那你们收入大概多少?

她:像我这样,大概3000元人民币一个月。

我:那不贵啊,你们应该都买得起房吧。

她:买不起,伊斯兰教不能放贷,我们都要全款买房,银行有一套折中的短期贷款的办法,只能贷一两年,但是一两年内借一万是要还两万的,非常贵,现在伊朗经济非常不好,普通人一般不会去贷,我们要全家一起凑钱才买得起一套房。

我:那外国人可以在伊朗买房吗?

她:不可以,一旦放开外国人买房,以色列人会把这里的好房子买光,他们当年就是这样一步步买光巴勒斯坦的。

波王在一旁补充说:德黑兰的房价更贵,伊朗的年轻人都不愿意结婚,出生率比中国还低。

根据伊朗道路和城乡发展部规划和住房经济办公室公布的2019年1月数据,德黑兰住宅每平方米的均价约为9770万里亚尔(842美元),在德黑兰的22个区当中,最北端的1区的均价最高,为每平方米2.2970万里亚尔(1,980美元),其次是3区,均价为17234万里亚尔(1,485美元)。第18区房价最便宜,每平米均价为4245万里亚尔(365美元),其次是第20区,每平米均价为4494万里亚尔(387美元)

我说:高房价是最好的避孕药。

波王说:是的,高房价是最好的避孕药。

我们在哈菲兹墓左近聊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最后我们邀请她去酒店的西餐厅一起吃晚餐,那是当地最贵的一家酒店,但一晚上也只要300多人民币左右(德黑兰要贵很多),西餐厅里生意冷清,包括我们只坐了两桌人,她说本地人都不会来住这家酒店,对现在的伊朗人来说太奢侈了,更不会来这吃牛扒,因为真的真的太贵了。

第二天早上,我们离开设拉子,乘车前往波斯波利斯。

给我们开车的师傅又是一名硕士,学了七年的机械制造,他一路都在抱怨政府没有给他很好的工作机会,让他没有学什么专业做什么工作,现在居然在做旅游行业给人开车,“白白浪费了七年的专业学习”,中国现在完全是自由择业社会了,很少有人大学学什么毕业干什么,我开导他说学习和就业不一定要捆绑在一起的,中国早就放开了,他并不理解我说的内容,一路都在惋惜自己的机械专业。

波斯西行记2:文化与盛景

和硕士司机合影

并不是所有的国家都能像中国这样全面完成工业化建设的,在伊朗的小店里,一个充电宝卖300元人民币(中国大概40-80元包邮),一个普通的廉价耳机卖200元人民币(中国大概30-50元),没有工业化的伊朗要为购买工业产品付出更多的成本,没有工业化就没有工厂,没有工厂,他这样的专业,就很难有用武之地。

他开来接送我们的车辆就是一辆奇瑞瑞虎3,不过在伊朗换了个品牌名叫MVM,我问他中国车怎么样,他说他挺满意的。

伊朗人开车都开得飞快,我每次在高速上开车,如果碰到大车在右侧道,会先放慢速度,保证和大车安全并行后再一脚油门超车,但伊朗人不,他们是踩着油门跟大车并行,一边开还要一边主动跟我聊天,半边身子都探过来了,我脑子里一边适应他们伊朗口声的英语单词,一只手抓紧手环,一边看着行车显示屏上的120公里每小时的时速,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

大概开了一小时左右,在车窗外看到外面有巨大的古代石柱在山坡上高高耸立,气势雄壮,我问波王那是什么,波王平静地说这就是波斯波利斯。

我们开车直达古迹门口,下车后波王拿出防晒霜让我涂抹,他显得十分郑重,叮嘱皮肤外露的地方一定要擦,原来这地方要两三小时才走得完,几乎没有遮阴的地方,阳光暴晒下,人的皮肤很容易被晒脱一层皮,波王说他第一次来时没做准备,人都被晒惨了。(千万叮嘱,如果将来有去这个地方的读者一定要擦防晒霜。)

波斯西行记2:文化与盛景

古代波斯帝国一共有春、夏、秋、冬四座宫殿,每一个季节国王换一次宫殿,其中三座已经彻底消失了,这是唯一保留下来的春宫,建于公元前522年,花了60年时间才建好。

波王说,这是伊朗最重要的一处历史景点,是他们的文化瑰宝,没有之一。

春宫建在一座天然高台上,我们沿着有两千多年历史的台阶快步而上,先到左侧领了一个VR眼镜,当地旅游局为了方便游客,每走到一处地点,可以戴上VR,就能看到2500年前宫殿3D复原图,入口处两个巨大的马头雕像连头带脸都被削平了,但一戴上VR,就能看到两千年前五彩的巨大宫门和雕像,气象恢宏,让人不由得一怔。

波斯西行记2:文化与盛景

从宫门进去,两边是近二十米高的宫墙,为了防止有人偷听,宫殿间离了两米宽的空隙,再重新起一道墙,颇下血本。

我们从万国门入,经资料库(这里有巴列维王朝时设的现代座椅,巴列维当初曾想去阿拉伯化,重塑波斯文明)、百柱宫、觐见厅、阿帕达纳宫、宴会厅、西宫、藏宝库遗址绕了一圈,又爬上半山看三世墓,虽然眼前有精美的浮雕、硕大的石柱、让人震撼的VR影像和历史故事,但我只想快点参观完,及早离开这里。

波斯西行记2:文化与盛景

复原图

实在太晒了!太阳火辣辣地扎在身上,就算有防晒霜保护,下山后我身上的皮肤都晒成了暗红色!

但波王一聊起这座宫殿就滔滔不绝(他是对波斯爱得痴狂),浮雕上的故事能如数家珍,你都快被烤成红薯了,他还能慢悠悠地告诉你古波斯帝国近亲结婚导致越来越弱,这些浮雕上是亚述人啦,米底人啦、埃兰人啦,他们手拉着手不是搞基,是代表各个民族平等相处,不过越这样刻浮雕,越说明其实民族间有巨大冲突balabala…….

要不是看在人生地不熟又快被晒晕的份上,我早就忍不住动手打他了。

这处古迹建好后,传到薛西斯手里,公元前480年薛西斯继父亲大流士之后再征希腊,破温泉关(好莱坞电影《300》),拿下雅典并洗劫一空,希腊人在民族将亡之际,得到波斯内奸情报,在萨拉米海战中战胜数倍于己的波斯海军,一鼓作气将薛西斯赶出了希腊,薛西斯临走前手贱,放火烧了雅典城,尤其是著名的雅典神庙,给希腊人留下了深深的伤痕。

波斯西行记2:文化与盛景

150年后希腊人的徒弟马其顿突然强大,亚历山大大帝于公元前334年率军反杀波斯,古波斯这时已经腐朽衰弱,大流士三世的亲征被亚历山大击溃,并俘虏了其老婆孩子,三年后亚历山大再攻波斯,直接推平了古波斯帝国,因为在去波斯波利斯的路上,见到曾被俘虏的800名希腊军人被波斯人砍得只剩残肢断臂,亚历山大大怒,下令屠城,几万波斯人便穿着最漂亮的衣服,带着家人从宫殿所在的山上跳下自尽(那个悬崖是笔直的,大概高三十米,我站上面往下一探,只觉头皮发麻,心里一阵深深恐惧升起),第一次劫掠只烧掉了宫殿的雪松,大部分还保存完好,几天后大家在宫殿里吃酒,喝得大醉,希腊名妓泰依斯突然站出来发表演讲,要大家记得150年前火烧雅典神庙的深仇大恨,亚历山大听得怒火攻心,跟将士们一起烧掉了所有能烧的东西,只剩下今天这些大石头遗迹。

后面波斯这块地又被各种征服者来来回回地践踏,后人都忘了古波斯这一段伟大的历史(不是每个人民族都像中国人这样爱记录历史,只有中国信史一直没有断过),这片遗址几千年来都被泥土给埋了,直到20世纪初,法国考古学家根据历史资料,确定了这是波斯波利斯的遗址并展开发掘,波斯人才知道自己曾建立过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帝国,他们十分骄傲,一时民族主义高涨。

这段历史对今天波斯人的性格影响颇深,我后面会开长篇专门分析今天波斯人思维方式的形成。

波王说,他当年第一次来伊朗,看完这片遗迹,内心被极度震撼,才决定一定要留在这里。

他说这句话时双目光彩正浓,饱含深情,搞得我一直怀疑,他就是一个投错胎到河北的波斯人。

我在伊朗这段时间,有三处景点让我特别难忘。

波斯波利斯和帝王谷是第一个堪称伟大的景点,但随后的一处野景点更让我吃了一惊。

游览帝王谷之后,按计划是要直奔伊斯法罕,司机小哥跟我聊着聊着,问我是什么职业,我英文烂,不知道怎么介绍自己,就只好说自己是“writer”,小哥眼前一亮,说你既然是writer,那带你去看一个很少人知道的地方,你得写点东西介绍一下那里。

那时我们在高速公路上已经奔走了大约两三个小时,下午五点左右,阳光微弱,小哥把车一拐,带我们开到了一处极偏僻极偏僻的所在,周围是一处看起来较贫穷的伊朗村庄,四下十分荒凉,我正想小哥是不是打算“把车开到荒僻处,且问客官是想吃馄饨面还是想吃刀板面?”,赶紧看手机有没有信号,小哥却不慌不忙下了车,走到一户人家面前,叽叽咕咕聊了几句,叫我们过去付了约5元人民币门票,指了指前面一处粘土做的城堡说:

这座城堡有1700年历史了,还没有正式开放,很少有人知道,你好好看看。

波斯西行记2:文化与盛景

城堡手绘全图

波斯西行记2:文化与盛景

城堡模型

不仅这座城堡是粘土做的,转过去十几步,还能看到右侧有一处依坡建好,早已废弃的居民区,也有小几百年历史,坡下是一处宽广的河道,但是河水已经彻底干涸,遍布杂草,倒掉的残垣断壁呈现一片荒凉的土黄色,在傍晚的徐徐微风中显露出奇特的苍凉味道。

我问波王这是什么地方,波王说他在伊朗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来这里。

想不到这个读机械工程的司机路子这么野。

波斯西行记2:文化与盛景

城堡处在一处干涸的大峡谷旁

司机小哥开始把波王踢开,兼起了临时导游,他介绍说这个地方叫“Lzad Khast”,直译过来就是“神愿堡”,是1700年前拜火教建的世界上第一座粘土城堡,200年后阿拉伯人占领了这里,还把拜火教圣堂改成了小清真寺,阿拉伯人又在这里生活了一千年,后面因为地震荒废了,整座城堡部分崩塌,没办法再住人。

看守景点的当地人先带我们看了看复原模型和手绘图,我还买了两张。司机小哥说他毕业论文就是写的这座城堡的建筑学原理,所以他对这里还是挺熟悉的。

波斯西行记2:文化与盛景

小哥随后带我们转了转,里面的房子用十几斤重的土砖建成,都早已破损残缺,内部非常小,大概只能放一张床就没有多少活动空间,拜火教徒当年就要在这么狭窄的空间里生活、从事宗教活动,我们还见到了一处深不见底的水井,周围看起来十分贫瘠,不像能挖到水的样子,而且这处高地建城堡是很容易被断水断粮围死的,我跟小哥站在边上看塌陷的悬崖时,平整的河道敞露在我们面前,我突然想通了什么,指着那河道说:“1700年前,这里应该是一条大河。”

我随后推理说:“2500年前到1700年前,中东的气候跟现在应该完全不一样,不会像现在这么炎热,极可能是水草茂盛,降水充沛的地方,干旱的地方不可能诞生伟大的文明,这座城堡敢建在这里,是因为靠近大河,不怕被人断水,但现在河道干旱成这个样子,那时候的地理气候环境,跟现在一定大不一样。”

我和波王又讨论了一会气候和城堡的下水道系统,天色向晚,夕阳伴着微风徐徐斜照而下,我们穿梭在1700年历史的废旧建筑当中,感觉气氛像一部冒险电影一样充斥着神秘苍凉,眼见着就要天黑,周围实在太过荒凉,我们不敢久留,又开车下去看了看干旱透了的河道,两旁高耸的峡谷和黄土地表更显得此地景象奇异瑰丽,为了赶路,只看了十几分钟,匆匆赶往伊斯法罕。

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神愿堡以及周围奇异的景观。

我对伊斯法罕感到比较失望。

这座城市好像很多很多年没有更新过了,流露出一种脏旧感,路上行人全身裹着黑袍的女性也越来越多,甚到很多才十三四岁的小女孩都这样穿,这里女生的眼神跟德黑兰女生的眼神是不一样的,她们的眼睛里没有光彩,像蒙上了一层纸。

曾经辉煌的伊玛目广场看起来十分陈旧,旁边几座大清真也远不如土耳其看到的宏伟,伊斯法罕流露出过于保守的社会氛围,我只想快点离开。

次日到达卡尚,波王见我对伊斯法罕颇有些抱怨,便说要带我去看看“波斯人精美的庭院,一定不会让我失望”。

到达卡尚时也是傍晚,我们在酒店放下行李,波王引路去塔巴塔巴依古宅,他对这些旅游景点了若指掌,竟然想抄小路带我们过去,不想小路那扇门被关闭了,透过门缝往里一望,见到无数黑袍女人正聚在一起,在参加一个人的葬礼,原来门后是一处清真寺兼圣墓,当地有名望的人去世后,会葬在清真寺的前坪,不立碑,墓碑铺在地上,每个人会在墓碑上刻着一些介绍他生平的文字,现在科技发达,还会有人将生前照片印在墓碑上。

穆斯林有薄葬的习俗,人死后洗净,用白布一裹葬于地下,连棺材都不用。

我们从清真寺前门绕过去,又拐过几处小巷,波王领我们到达一处宅院,花了大概30元人民币买了门票,走进两道拱门,眼前抖然开阔,看到一处古代波斯才有的庭院,我不由得轻轻“哇”了一声。

这是波斯才独有的院子,院子中央是一道方形的喷水池(当地有钱人都会在院中修一个这样的水池),水池里的水并不是死水,可以全院循环流动,院中铺上碎石,栽上石榴树,四方合围,只有中间是半圆穹顶结构,墙上都刻着精美的波斯花纹,看起来很下功夫,院子很大,前后有好几进,落眼处都是让人惊叹的美学工艺,我一时赞叹不已,说自己从未见过这么美的民间庭院。

波斯西行记2:文化与盛景

波王得意地说,早知道你爱看这些,就带你去亚兹德了,那里庭院更多。

波王兴起,还带我下到地下一层,那楼梯极陡,走起来颇不舒服,波王说这是为了节省建筑结构,“而且一般下去的是仆人,他们才不管仆人舒不舒服”,地下一层分外凉爽,有风徐徐吹来,我问波王这里为什么有风,波王说,因为有风塔。

波王又说,风塔是波斯才独有的建筑结构,世界上其它民族都没有,他便带我上爬上庭院,上了一处房顶,指着不远处一座塔形建筑说,那就是风塔。

波斯西行记2:文化与盛景

那是一座普通塔形结构,不知内情的人,会以为是用来做瞭望或者装饰用,其实风从上面吹入,会被引进地下,再从地下灌入到房间,使地下室也十分凉爽。

波斯西行记2:文化与盛景

除了风塔,屋子里的采光技艺也十分高明,几处大堂通过几何学,能让光折射进来,又风雨不透,设计得十分巧妙。

波斯人在建筑艺术上,无论美学系统还是实用系统,都有自己夺目的一面,我又特别爱看建筑,逛得十分知足,但在室内走了几圈后,发现各个房间都没有家具,就问波王怎么回事,他说波斯人地毯做到世界一流,就把家具系统给耽搁了,普通人家就是地毯一铺,大家席地而坐,家具极少,这是波斯文明的一处软肋。

波斯西行记2:文化与盛景

庭院内部穹顶设计,巧夺天工

走的地方多了,就会发现世界各处文明都有自己特别擅长的地方,也都有自己特别不擅长的地方,比如我们中华民族有那么辉煌的历史,可惜很少用石头造建筑,木头做的建筑通常一把火就烧光(比如李自成烧洛阳真的太可惜了,那时候的洛阳曾有无比辉煌的建筑群),以至于我们看不到两千年前的建筑群,只能羡慕别人的波斯波利斯。

我们在院子里逛了一小时,出门回走,在售票处突然好奇心起,问售票大叔这院子现在归谁管,值多少钱。大叔说现在是归政府管,这里原是当地土豪的宅院,修了二十多年才建成,28年前他后代以5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当地政府,后辈都去了美国。

出庭院后又路过那间清真寺,黑袍女都已经散尽,两侧只有一些老年穆斯林坐在一些脏兮兮的地毯上闲聊,我过去看了看他们刚挖好的墓,又装模作样读了读他们墓碑上的文字,旁边老汉们好奇地看着我们,他们的目光一下落在我们身上,一下落在清真寺的穹顶。

他们的眼神,好像特别渴望能下葬在这里。

从卡尚心满意足地回到德黑兰后,我便要进行一项特别重要的计划,却拜访一位参加过两伊战争的老兵。

几经周转,在当地人的带领下,我们先来到老兵的家,他家正拆了在重新盖房子,我们晚到了半小时,他回自己的五金店处理杂务去了,向导打电话约他过来,我们便坐在午后一点德黑兰的树荫下等待。

波斯西行记2:文化与盛景

中间有一辆大货车过来卸建筑材料,都是大泡沫板一类,看到几个精壮的波斯小伙跳下车,正在那忙得热火朝天,老兵骑着摩托车过来了——他在两伊战争中失去一条腿,连续感染让他截肢了三次,现在已经完全适应了假肢生活,能骑摩托车,也能开轿车,向导跟他说有中国来的客人拜访,老兵说这里是工地,不方便说话,要拉我们去他租房,他在路旁还停着一辆叫不出牌子的老旧轿车(我在伊朗很少很少见到新车),哐起哐起把我跟波王拉到了他的租房。

这是我们第一次走进普通波斯人的家里,一名着黑袍的年轻女性(他儿媳)开的门,好像是中国封建时代的样子,女生不怎么敢抬头看我们,屋子里都铺好地毯,只有几样简易的现代家具,客厅靠墙处摆上一台40几寸的彩电,厨房里有冰箱和洗衣机,和世界上其它人家没什么区别。

我们递过礼物,寒暄了一会,开始正式采访。

我:能大概讲一下您参加两伊战争的经历和您的人生故事吗?

老兵:我原先是一名电工学徒,1981年我17岁时上的战场,上战场前只训练了一个月,1982年,我在一个叫FAKEH的地方同伊拉克军队交战时,右肺进了弹片,右脚也中弹受伤,后来截肢三次,在医院躺了七个月才好。

那时候女性都很爱国,以嫁给伤残军人为荣,我回来不久就娶了我太太,继续从事电工工作,又开了家五金店,现在我们家正在建房子。

我:当时参战时是什么样的情况?跟电影里一样吗?

老兵:不是的,参战时什么都看不到,而且都是夜里交战,你根本不知道敌人在哪里,只知道在前面,大家都是朝着前面开枪(也不知道有没有打中敌人)。

我:你有见过伊拉克士兵吗?他们是不是什叶派?

老兵:有见过,但见到的士兵都是逊尼派。(此处存疑,老兵可能不想惹事说全是逊尼派,伊拉克什叶派占比70%)

我:现在伊拉克和伊朗已经关系转好,您觉得双方会和解吗?

老兵:会和解的。

我:据说两伊战争时,有消息说一部分伊朗儿童曾经去踩过伊拉克的地雷区,他们为什么这么勇敢呢?这是事实还是谣言?

老兵:这是谣言。

我发现不能问太宏观的问题,于是转问他切身相关的细节问题。

我:参加过战争的老兵有什么优厚待遇吗?

老兵:有的,从战场回来后,政府每个月会发一笔够普通人生活的收入,但有些老兵不想让政府养,从来不去领,我们的儿子可以免服兵役,参加伊朗高考时可以加分,政府会帮伤残退役士兵找工作。

我:您现在租的房子,大概要多少钱?

老兵:1000元人民币左右(老兵是回答里亚尔,我换算过来的)

我:您全家在现在的德黑兰,大概生活费要多少?

老兵:如果有房子,一家四口要2000元人民币左右才不难受。

我:您建的房子计划有多高?在伊朗建一栋这样的房子,大概要多少钱?

老兵:我们买地花了3.7万美元,房子预计建5层,每层大概150-200平,全部建好大概要1.8万美元。

老兵说着给我看了下建好后的3D效果图,房子大得超出我想像,居然只要1.8万美元。

我:建好这样的房子要多长时间?

老兵:如果资金充裕,只要一年时间。

波斯西行记2:文化与盛景

与老兵合影

波王在一旁解释说,伊朗人建房不是钱够了才建的,是一边建一边赚钱,有时候没钱了就暂时放在一边,等有了足够资金再继续建。

我们一边采访,老兵家人递上水果和饮料,我喝了一口红色的饮料,很像酸梅汁,采访结束后老兵看到我都没吃水果,请我一定要吃完再走,我不忍拒绝,三口两口便吞完了水果。

从老兵家里出来,看到一路上各处房屋的外面,甚至一些地铁站的入口处,都有一些士兵的画像。

波斯西行记2:文化与盛景

“这些像都画的是些什么?”我问波王。

“都是两伊战争时牺牲的英雄,政府为了纪念他们,将他们的画像画在建筑物的外面,这样他们就能永垂不朽。”

“那两伊战争,至今还在深深影响着伊朗啊。”

“是的,他们至今,还在深深影响着伊朗。”

相关阅读:

《波斯西行记1:波斯之王》

另一篇对伊朗当前政治形态深度分析文章《伊朗:困境之国》已完成,我在文章中预测了伊朗政权的大致走向,10月8日将发给各个青云会会员。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卢克文工作室)

原创文章,作者:茶一个,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makedreamtea.com/2019/10/08/1546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

  • 茶一个 2019年10月8日 下午10:03

    逆流

    中国建筑采用木质材料为主主要还是和自然环境有关,古代中国黄河流域植被繁茂,因此采用木质机构建筑并发展出了稳定的隼牟结构。但正事由于木质建筑的优势,石质建筑没有得到有效发展,使得中国长时间没有发展出大型的工程设备,也没有出现解决拱梁顶的技术,导致中国古代的石质建筑规格都比较小,难以留存,直到明代这种情况才得以改观。中国古代数学(不是算术)发展缓慢也和建筑发展方向息息相关,毕竟没有现实的需求。

    Dahab🇪🇬嗷嗷🐰

    伊朗是个保守的穆斯林国,
    不带头巾的女人海关不让过。
    我盖了块白毛巾活像狼外婆,
    他们却说我比沙漠玫瑰还婀娜。
    小伙伴开心地说巷子里有人把她的屁股摸,
    我得意道我被摸的次数比你多。
    伊斯法罕的警察把我抓获,
    说我露出脚踝就是犯错。
    夕阳下的三十三孔桥美得像传说,
    我搔首弄姿惹了大祸,
    一群小青年追着说要fk我,
    我们钻进taxi赶紧躲。
    司机要价三倍多,
    我拔腿就跑不想费唾沫,
    他紧追不舍眼里喷着火,
    我大喊警察快来救救我!!!
    水烟加烤肉让我们觉得没白活,
    更醉人的有大蒜酸奶和大蒜香波,
    我和小伙伴比赛谁放的屁比较多,
    最后赢的是我是我还是我。
    残垣断壁彰显着当年的波斯帝国,
    曾经金银财宝何其多,
    如今化作浪花一朵朵。
    宗教把人性紧紧包裹,
    七情六欲都成了禁果,
    可还是灭不掉心中的那团火,
    没人可以重新选择如果,
    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过,
    是非对错留与后人说。
    ——本人去伊朗后的原创😇

    大+

    故事的结局我想好了,卢生与波王一起开始了新的生活,就像自由的伊拉克人民对未来充满了美好憧憬

    只为了保护姑娘不放照片,为啥不保护老兵!?年轻人不需要保护!!!

    作者
    因为老兵没说伊朗不对

    Lucky胡军

    全程采用直男拍照法

    BernieSS

    学机械工程专业后来开出租的司机小哥的毕业论文,写的是拜火教城堡的建筑学原理。

    betrueMM

    我觉得可能是生活环境导致古代沈阳都用木头建筑房屋吧,毕竟周围树木茂盛,比费大力气采石头要便捷,而且木头的可雕塑性又强。古代波斯应该山石多,树木少,石头唾手可得,大家也就习惯使用石料建筑了。

    梦梦她爸

    很棒很棒,卢老师应该是中了波王的毒,收获的浓郁信息一团团砸过来,重剑无锋般的叙述,过瘾。伊朗确实以阿契美尼德王朝,居鲁士为傲,毕竟是世界史上第一个帝国,跟中国一样有一种天朝思维。然后干旱地区无法产生伟大文明是一种静态地理决定论,聪明的波斯人早已发明了坎儿井,灌溉干旱荒原,泽被四方,浇灌出伟大的波斯文明,培育出世界上第一个花园,英语中的paradise就是波斯语中的花园,花园中间是露珠喷泉,四条渠道引流,愉悦树荫和阵阵果香,迷人的萨迪的果园哦,换成我也和波王一样,对这篇土地爱的深沉。

    晕头转向

    没有完成工业化的国家,怎么解决失业率的问题?伊朗现在的失业率情况如何??

    作者
    失业率比较严重,但托底做得好

    工哥

    波斯女性很健谈易沟通,曾在多伦多城轨吸烟区跟一中年伊朗女士瞎聊,是位面包师长得很美。她因为宗教的。。。逃到加拿大。她说中国好,中国人好,中国的烟真好味道。当然啦,软中华喔抽了我好几根来两趟车都不愿上

    只在那海蓝色

    看来伊朗有文化的女性已经有逐渐摆脱宗教束缚的思想了

    懒画眉

    房价房价,各国工薪阶层都不得不关心的问题

    05-06年我在伊朗跑市场,你这里提到的城市都去过,伊朗还是非常值得一去的,波斯文明的没落有其必然性,德黑兰博物馆里的拳头大的钻石不知是否还在。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看看这些没落的地区,越发觉得这个世界正在割裂的越来越远。

    冰岛的冰

    卢大大真是胖若两人!要减减啦,不然出国就显现不出中国男人的威武雄壮啦!希望卢大大练出几块腹肌,把这个号变成半时政半健身的号!

    Miss.MM

    哇,好喜欢卢大的文,有趣有趣。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作者
    皮囊也可以。。。

    Elaine Lu

    卢克文大大拼命解释不搞基,欲盖弥彰

    刘峥嵘|上海SEM|全网开户

    波斯的建筑确实很美,波斯人的建筑技术也很卓越。不过中国也有自己的特色,中国的榫卯技术是世界独一无二的。有钱有闲还是应该多出去走走,见见世界各地的风景,增长见识,开阔视野。

    早五点

    文章里提到了气候对一个帝国兴衰的影响。其实,中国历史上最强盛的时代也和气候有关,而且周期大概300-400年。

    老子的道德经里提到了很多珍禽猛兽,比如说犀牛🦏 ,河南省的简称豫就是一个牵着大象🐘 的人。说明那个年代,中原一代是深林密布,气候湿热的。

    如今,西北不毛之地降雨增加,绿色植被增多,俄罗斯变暖,可耕种土地增加,北极航道开通指日可待。

    感觉那个周期要快到来了。北方肯定会因气候变好粮食增加,人口增加,然后供应更多的人发展经济建设。

    但是南方呢?气候变化会不会对南方产生负面的影响,比如,极端天气增加,不适合人类居住。自然灾害增多,造成大的经济损失。

    因为,前一段时间我在越南,当地人提到最近这几年气候变化很大,气温高,自然灾害也变多了。

    芦苇

    古代世界各国有三种主要材料形成的不同风格,土、石、木,因为材料的特点,对建筑有不同的制约,比如石头,抗压强,可以很高,但在拱梁发明以前,因为抗拉不行,跨度只能很小。

    Victor

    和那群妹子聊完不加个微信啊,那张和女硕士的合影笑 cry,一脸无辜的表情,柳下惠的样子

    Steven

    那个饮料是樱桃汁

    JIM🦔

    那个拜火教城堡所在地是拜火教发源地,据说中国明教就是波斯拜火教的分支

    子軒

    哈哈哈哈哈哈哈,每扇窗户都拍下来,你是个魔鬼

    Lynx lynx

    第一,写诗的美女真有才,给你点赞了。第二,卢总的文章让我那颗萌动的心又有点抑制不住出去跑路了(为了孩子考学一直在家做饭),第三,卢总感谢你让我们了解了一个这么异域风情的国家。最后,真想去一趟!

    图拉真

    据说马上美军要撤出叙利亚把库尔德人卖给土耳其人,土耳其准备开大军进叙利亚强打库尔德人怎么看?

    艾|周金荷

    卢大合影时被老兵拽得难受不

    幻化成风 清扬时

    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你,姥爷,想你

    作者
    。。。

    Jian

    也去参观过波斯波利斯,震撼于其比秦朝更久远。伊朗一位大叔的观点是毕竟这样辉煌的历史不是穆斯林文化创造的,所以现在的政府对其保护力度也是不足的。

    卜军

    国泰民安是极高成就

    唐朝笨蛋

    风塔、透光通风的穹顶,波斯文明确实有其独到之处。同意卢大的观点,2000年前的中东气候应该很湿润,不知道全球变暖会不会让中东重回过去的时光。

    一文

    战争是残酷的。就算两伊战争过去几十年,还是能感觉到战争的气息。伊朗要苦练内功才行

    招隐

    建筑好x美,波斯当年号称万王之王,阿拉伯帝国鼎盛时期其实是波斯化的阿拉伯

    🙈

    那个美丽的庭院,不就是魔兽世界里的血色修道院吗

    Pari

    粉色清真寺摇身一变成了网红景点,这在中国还真不好复现。 波斯文化真的魅力无限,想要波王当向导!

    灯火阑珊

    嗯,跟女博士一比较,文文确实很瘦。

    YOYO

    伊朗政府和社会看来对待伤退士兵看来不错。这种氛围➕一点军工实力➕山地特征,美国最近想动武,有点难度。

    王欲天

    更新太慢,但值得等待!打赏是必须的!对作者的尊重!有个问题问帅卢,按前文和本文,感觉伊朗女性贞操观是否比较淡泊?这似乎有悖于伊斯兰教。

    作者
    大城市的比较淡泊。

    冬日

    春宫和神愿堡吸引了我的兴趣

    军刀

    一个民族的苦难除了外因所致,还有就是在民族发展的过程中选择了相对轻松、容易之路,往往那些不经意的选择铸成不可逆的天然缺陷。国家和人差不多,必经磨难才以明志!

    空心菜

    世界文明多种多样,每个文明都有它美丽而独特的一面。突然想起大唐王朝好像跟波斯还打过一仗?

    ZTY

    卢总什么时候山寨一个五色玻璃景点,挺漂亮的这个

    作者
    读者们可以搞

    陳晨

    青云会怎么加入?想看更深层次的文章

    作者
    加文章下面的二维码

    藤藤菜

    卢老师,你在伊朗有没有中国元素存在?他们对中国人的态度怎么样?他们那里的车都是些什么品牌的车,中国的车在那里占多少?其实很佩服伊朗人!

    作者
    去看第一篇

    呆呆

    我作为洛阳人强烈谴责李自成,原来我们洛阳的旅游资源都被这个斯给毁了

    赫连沧海

    中国古代不是石质建筑不行,是古人的观念认为石头屋子是给死人住的,而活人就应该住在木头屋子里。所以现在还能挖到很久远的古墓而很少见到久远的建筑了。

    monster

    世俗化才是通向现代文明的康庄大道

    汹涌彭湃

    给卢总一个地址,可看到几乎所有国家的教育数据,伊朗的高教毛入学率已经接近百分之70了。data.uis.unesco.org.算了还是听你讲故事好了,搞数据估计你不在行

    李森鹏

    文文 干果 干果味道咋样

    作者
    好吃

    HYM

    真的没想到波斯文明这么辉煌。说实话,不怕别人笑话,我一直以为只有中国历史才会如此辉煌。

    作者
    中华文明其实比其它文明晚一点

    陈大力

    伊朗春宫采用的3D原址复原技术希望能借鉴运用到国内,比如一片荒凉的大明宫遗址,重新建造花费高昂,但如果能用VR眼镜看一看曾经恢宏华美的大唐宫殿便满足了

    封尘

    卢sir,NBA这事来分析一波呗,您的观点是一切从经济角度找原因,但是莫雷肖华这操作真没看懂,💰 都不赚为了什么?

    作者
    是不够痛

    荻荻

    看到每一张照片中熟悉的景色居然有种想哭的感觉,似乎能感受到两伊边境那一晚灼热的沙漠微风,看到在居鲁士大帝之墓前献的那一朵白玫瑰

    懒熊

    萨达姆时期,军方主要由逊尼派人员组成,这也是少数民族统治多少民族的基本技俩。所以老兵说他遇到的伊拉克的军人都是逊尼派,是有可能的。

    李倩怡

    年中在德黑兰,街头随处可见烈士碑,很多建筑侧面有大幅的烈士壁画,一些街道以烈士名字命名,感觉两伊战争对伊朗的影响和创伤深重。Persepolis这本绘本里,逃离了两伊战争后回到伊朗的玛赞,对此的感受是“令人心神不安,觉得自己仿佛在穿过墓地,周围都是我所逃离的那场战争的遇难者。”

    刘阳

    波斯工业基础太差了,当然不是每个国家都能实现工业化。看完了这些,越发觉得我们的先辈伟大,尤其是近现代的,为了民族复兴舍身取义,为了工业化现代化忘我奋斗,吾辈当自强,否则殷鉴不远。

    吴小吾

    伊朗工业化不行?那怎么伊拉克说伊朗利用边境向他们倾销工业品?不行中还有更不行?

    作者
    跟中国比,确实不行

    张毅

    “走进两道拱门,眼前抖然开阔,看到一处古代波斯才有的庭院”,我已脑补了卢大抖的过程,不谢

    志刚

    想着波斯灿烂的文明,可惜啊,现在的不是古波斯人,宗教虽能凝聚力量,但也确实能阻碍社会的进步,综合起来弊远大于利,遇灾难都盼望神来解救自己,那还要自己努力干嘛?况且为了遵守那些千年前的教规而阻碍社会进步,这样的民族不改革,永无出路,但深陷宗教泥沼,从小就被宗教洗脑,要想跳出来,不知有多难,俱往矣,数风流大国,还看中华

    Jason雄

    在百公里外的迪拜看这篇文章。迪拜之所以成阿拉伯世界的天堂正是宗教压抑人性欲望所释放的结果。无论男或女,早就不满其宗教束缚。世俗化是必然的,只是早晚问题。

    七妞妞

    卢老师这篇太及时了!刚走过伊斯法罕和色拉子,看着这些内容觉得亲切又恍然大悟。卢老师能不能问问波王伊朗人对LGBT的看法,我们问了自己的司机,但他比较传统老派,义正严辞的说伊朗没有同性恋。

    💝黄荧

    我们做原材料出口,这几个月伊朗的涂料化工厂,经销商已经恢复拿货了,并且接下来都是伊朗市场的春天,拿货量很大

    陈冬杰

    其实还可以去离德黑兰不远的加滋温,看看那里的刺客城堡。

    寒洲

    中国石造建筑其实是相当的发达,不逊于古希腊古埃及古罗马以及中东地区,但是都是建在地下,用来给祖宗住的,如果把古代墓穴在地面复原的话就会发现其实非常非常的壮观,不过这种事情谁会去干呢

    peter Q

    其实古代波斯文化对新疆南疆土著人的影响很大。90年代的走在喀什大街小巷恍若走在伊朗电影里(比如 小鞋子)小街道上一样。而生活在喀什地区塔县的塔吉克人(中国境内唯一的亚利安人种)说的就是波斯语。

    无知谷的猫

    有点意思的文章。新波斯还在舔两伊战争留下的创伤?那新巴比伦大概已经舔不动无穷无尽的战争苦难了。我想起巴格达这个名字的时候,甚至感到了遥远的过去蒙古人在那里尽情的喝血。埃兰,雅利安,波斯,伊朗,各种名字,其实我对他们印象不错,但他们做生意真的诚实吗?我们不少企业其实被他们害苦了。他们其实骨子里还是挺自大的,毕竟和阿三是一个种,这也表现在本文的字里行间。不过我承认伊朗的女孩挺漂亮。

    继铭

    原来伊朗的“每年毕业六十万理工科大学生,超过美帝”是这样来的,当时这个数字可吓了我一跳。

    Bei Luo

    卢大发迟了十一去了趟伊朗,本来想看看你发了再去的。感觉伊朗城市确实相对而言气氛开放一些,也没有想象中人人都得穿Niqab或Chador,大多数戴个Hijab就可以了。设拉子真心不错,在萨迪墓还碰到过一对拉拉就是女性工作的主观客观环境都不好,伊朗的朋友告诉我十个伊朗女人可能只有一两个会工作,个人觉得简直是犯罪…太浪费社会生产力了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