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十二时辰》:人世间最感人的不是对错,而是烟火气

昨天我们聊了这个话题:

《长安十二时辰》:人要总是活得很容易,那还叫什么选择

我没给你聊张小敬,虽然我最喜欢的就是他。

没聊是因为要放到下一期,我们今天来聊这位男一号。

我一直觉得导演选雷佳音来演这个角色挺明智的,因为他看起来就不像个英雄,也不像个痞子,而像个很普通,很平凡的男人。

在我眼里,张小敬招我喜欢的,不是他五尊阎罗的江湖地位,不是他拯救长安的英雄之举,也不是他离奇的身世,令人嗟叹的遭遇。

恰恰是他身上的烟火气。

你看他刚离开死囚牢,也不急于查案,而是跑到街面上,先吃了碗水盆羊肉,羊肉还要双份,再美美的嘬了两个火晶柿子。

这跟救他出来,要他拯救长安的靖安司司丞李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看李必的出场白:

“我姓李,但我的李却不是唐李,乃前朝隋李,吾六世高门望族,七岁与张九龄称友,九岁与太子交,何监(贺知章)是吾师,王宗汜是吾友,亦随叶法善师修道近十年……”

李必就是历史上的李泌,北周太师李弼的六世孙,李弼是北周八柱国之一。

北周八柱国里,另外几个是谁呢?

李虎(李渊祖父,李世民的曾祖父)、独孤信(杨坚岳父,李渊的外祖父)。八柱国,十二大将军,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关陇贵族集团。

李泌在历史上的评价就八个字。

“少时神童,神仙宰相”。

你去读《三字经》:“莹八岁,能咏诗;泌七岁,能赋棋。彼颖悟,人称奇,尔幼学,当效之。”

三字经里面的泌就是李泌,说他7岁就能下的一手好围棋,皇帝也称他神童。

所以,无论书中还是电视剧中,他都是个好人,非常优秀的人,但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烟火气。

要么就修道,追求神仙世界,要么就想着拯救万民,大概这样。

我不是说优秀的就不值得大家学习,值得,但那不是我们人类中的主体。

我们从小到大,学的都是如何向最优秀的一小撮精英学习,哪个民族都这样。

西方有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我们有孔子,孟子,王阳明。

但很少有人愿意花笔墨,花心思去了解像张小敬这样的,有烟火气的普通人。

除非他能创造什么奇迹,比如拯救了长安。

如果不能拯救长安,张小敬就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虽然吃过很多苦,受过很多罪,做过很多事,但仍然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电视剧里,这俩人之间有个对话很有趣。

喜欢吃肉的张小敬,对着吃个糕点还必须是素油炸过的李必,说了一句话:

“你永远不会懂他们。”

张小敬能理解像林九郎这样的右相之间的争权夺利,也能理解妓院的地下城主葛老,为什么阴险毒辣,更能理解像崔器这样的普通人,为啥一门心思要留在长安。

同样,他也理解,像李必这样的人,根本不理解所有那些他口口声声要保护和拯救的人。

有个牛人说过一句话,叫做越接近生活,越接近智慧

当然原话不是这样,被我加工了。

其实你仔细想想,大反派林九郎完全是在争权夺利么?也不全是。

他希望李隆基移权给他,从而形成原始的君主立宪制,从此开启新游戏,这不见得就是坏事,也不见得就是好事。

后半句怎么理解呢?你去看看王安石变法。

王安石的法令今天看起来都很先进,感觉像计划经济的雏形。

但很遗憾,他那个时代,连会算账的都没几个,更别说统计学,一切基础学科都不具备的情况下,超前导致了灾难。

所以林九郎的这种异想天开,夹杂着个人私欲,大概率是个灾难。

那李必就是对的么?未见的。

李必想要的,是他心目中那个理想国,而不见得真的是大多数人能感受到美好的理想国。

为什么这么说?我们来看看大多数人是什么样的。

大部分人终其一生,面对一切不满,能做的,常做的,就是骂。

你看李必的下属就是这样,虽然他们也是唐朝的官吏。

大家聚在一起,吃着烤驼峰,骂着唐玄宗

大概意思就是玄宗早年多好呀,多勤政,现在昏聩了,爱上了杨玉环,所以大唐才乱糟糟。

这个想法看起来有道理,但没有跳出问题本身。

你想想,就算唐玄宗不怠政,他难道不死么?

他怠政,你权当他提前死了,换了个新皇帝,没那么优秀而已。

这在数学上看,是必然事件,谁有办法保证回回生的都是好皇帝呢?

这个问题在汉人统治时期是无解的,因为农耕民族的习俗是立嫡长子。

历史上不是没人尝试过废长立幼,也就是所谓的立贤。

但大部分的结局是叛乱,争斗,你会发现损失远大于收益。

当然清朝解决了这个问题,满人很容易接受立贤,所以有清一代,无昏君。但他们遭遇了新问题。

你看到了,所有人回过头去,都很牛逼,事后诸葛亮。

但如果我们往前看,谁都不知道面对未来,该咋办。

唐朝的那些人也一样,他们不知道该咋办。

于是就有林九郎这样异想天开的,也有李必这样,认定自己要当圣贤,能当圣贤的。

历史确实是精英们在左右,但精英们往往根本不理解自己在左右,或者想左右的这个局面的真实情况。

无论他们是好意,还是歹意,恐怕最后的结局,都不是原意。

庄子有个好友叫惠施,“子非鱼,焉知鱼之乐”的辩论就发生在他俩之间。

当年俩人为了出世还是避世发生过争论,惠施不睬庄子,去当官了,做过梁国的宰相,后来不做了,俩人又为早年的争论再次对话。

没有结果,我们不知道惠施后来是怎么想的,但很显然,惠施已经不是当年意气风发的惠施了,他变得若有所思。

我不是说庄子这种认定不可为的态度就是对的,惠施去做个尝试就是徒劳的,未必。

但很显然,惠施的遭遇告诉像李必一样的人,世间的事情很复杂,很复杂。

李必不明白,为啥有这么多人,非要呆在长安,挤破头都要进来。

今天同样有很多人不理解,为啥有这么多的北漂。你看,历史总是相似的。

张小敬明白。

长安有水盆羊肉,有胡麻饼,还有火晶柿子这种餐后甜点。

长安有太学,有医院,还有无数的景点。

你知道他们当兵的陇西有什么?只有黄沙,敌军,还有来自背后的刀子。

很遗憾,不是每个人都能出生在长安,就像不是每个人都能出生在关陇贵族集团。

张小敬这个长安人,也得出去打仗,去保卫城里那些鲜活的生命。

想要毁灭长安的龙波,早年不是那样,他是张小敬的战友,第八团的弓箭手,一个憨厚,乐观的西域汉子。

他深爱大唐,几百个人守一个城,因为上层勾心斗角,援兵始终不到,打的剩下几个人,龙波都没有沮丧,更别说退却。

每天清晨,他敲着锣,在城头高声叫喊,好像有着使不完的力气。

就这样一个爽朗的汉子,这样一个热血的汉子,这样一个忠诚的汉子,这样一个从无怨言的汉子。

回到家中,却发现自己的姐姐,被县令侮辱致死,全家被灭……

张小敬比龙波强点,他想着,自己战友的女儿,闻染,如果能待在长安,安安静静的开香铺,逢年过节看花灯,那么一切牺牲都是值得的。

你仔细想想,这与大多数寻常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从此有好的教育,好的医疗,好的就业,并无区别。

但很遗憾,闻染她爹遇见了强拆,那么多战斗,那么多敌军,闻无忌都没死,最后却死在了长安……

还有无数的人。

比如崔器,兄弟俩没钱,只能一人去当兵。哥哥为了买这个机会,吞吃珍珠,走私,结果终生只能吃流食。

哥哥花了半辈子走私,给弟弟买了个回长安旅贲军当小头目的机会,自己却为了给靖安司做内应,被狼卫杀了。

没留下啥话,让人记得的,只有一句。

“我弟是个好兵,他配的上长安……”

崔器出卖过张小敬,他混不下去了,投靠了右骁卫,也只是想留在长安,这是他兄弟俩的梦想,这是他崔家的梦想。

最后,崔器这个朴素的汉子发现长安不是他想的那样。这里充满了尔虞我诈,充满了权力倾轧。

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选择一个人和龙波的上百个手下对打,三通鼓后,只留下一具尸体和一个声音。

“长安,崔器”。

他们不是故事的全部。

还有无数的人,无数的故事。

绝大部分人的想法都没有李必这么复杂,也没有林九郎这么超前。

他们想要的,只是朝食能够吃上碗热气腾腾的水盆羊肉,晚上能拉着爱侣的手,看看长安的夕阳。

龙波的恨在于他不明白,这点要求,有错么?

张小敬的爱在于他明白,就算我得不到,我也希望别人能得到。

自古及今的人们,都想着怎么才能进入那个理想的状态,但从一个状态走入下一个状态之间,有无数的不确定,有无数的波折。

理想主义的人总是像林九郎,或者李必,他们看着水火不容,本质上是一类人。

林九郎觉得牺牲一些眼下,如果能走入下一个更美好的状态,一切都值了;

李必总是摇着那些底层人的肩膀,告诉他们:相信我,再给我一点时间,等我掌了权,大唐再没有人受委屈。

从哲学上讲,他们俩说的都是对的,一切美好都需要代价。

但问题在于,你去问问大唐的每一个普通人,问问长安的每一个路人,问问他们:“你们谁,愿意成为那个代价?

不要怪这些人,这些就是常人,就像元载这样后来做到宰相,剧中的小吏,他关心的,并不是大唐,而是自己。

自己究竟是那个美好,还是那个代价……

如果你是个理想主义者,如果你认为所有的错都是别人的,甚或你想实现你的理想。

这都没问题。

但你最好想想下面这段话。

我很想替张小敬,跨越时空,问李必一句话:

你那些美好的理想,具体实施的步骤是怎样的?

究竟谁会配合,究竟谁肯牺牲?

破坏掉一个旧有的利益生态链,形成的新的利益生态链是什么?

怎么保证新的利益生态链下,大多数人比过去,更好?

怎么补偿那些利益链切换的过程中,成为牺牲的那些人?

又怎么去对冲你所有尝试带来的风险?

这话徐宾曾经问过他的上司,李必。

“你爱的究竟是什么?是你的理想,还是那一个个鲜活的生命?”

我知道网络的世界里充满着键盘侠,所谓键盘侠里面多半是说了不算的理想主义者。

说了不算,能做的,就是骂,骂天,骂地,骂那些说了算的。

我伺候过说了算的理想主义者,我曾经待过甲方,伺候过行业领袖级的大BOSS。

大BOSS里像林九郎那样醉心权术的,是大多数,像李必那样的傻小子我是没见到过,也许有,但老了之后,恐怕也是林九郎与李必的结合体。你又怎知林九郎年轻时,不是李必呢?

人,凝望深渊久了,自己也会变成深渊。

假如有一个纯粹的,掌权的,老年的李必,就一定是好事么?

不见得。

我描述过曾经某位甲方大BOSS,为了他的想法,在退休之前,搞出天文数字般的项目,拉着无数乙方供应商陪玩,亏掉无数钱,有500强被搞的撤出大陆市场,有500强被搞的因此出卖子公司。

其实他想干嘛,我们都知道,我没法说他错了,站在宏观的角度看,他高瞻远瞩。

可是,他是不会接触那些具体的,鲜活的,加班的工程师们,他不会。

望山,跑死马。

马活着究竟是为了帮你跑过那座山,亦或者你跑过那座山,是为了让马吃口草?

人站的越高,就越无法体会那些兄弟们,那些热气腾腾的烟火气,那些其实很接地气的诉求。

兄弟们想要的,无非一线城市的户口,买套房子,孩子要上学,父母要养老,自己哪一年干不动了,还能维持体面的生活……

站在行业的角度,行业总需要变革,总需要发展,甚至需要颠覆,可站在那一个个陪你加班,陪你开会,陪你出差,陪你调试,那一个个鲜活而疲倦的生命面前。

会发现一个灵魂深处的疑惑。

我们究竟在为什么奋斗?

是为了少数人的理想,还是为了让那一个个具有烟火气的生命,过得更好?

人世间常常没有两全。

和兄弟们在一起的张小敬,永远说了不算,而通往说了算的那条路上,离烟火气,渐行渐远……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记忆承载):《长安十二时辰》:人世间最感人的不是对错,而是烟火气

原创文章,作者:茶一个,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makedreamtea.com/2019/07/18/1129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