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梦到茶馆 品享智慧 人生如茶首页
  2. 智慧头条
  3. 碧树西风

《长安十二时辰》:人要总是活得很容易,那还叫什么选择

有读者问了一个话题,就是在《长安十二时辰》里,我最喜欢的是哪个角色。

我最喜欢的自然是主角张小敬,但他恐怕不是写的最深刻的人物,因为他更像神,而不是人。

我觉得最有意思的,是个配角,剧中的郭利仕,其实就是暗指高力士。

《长安十二时辰》这本小说,或者电视剧,非常耐人寻味。

它并不是在讲述一个热爱长安的大唐前万年县不良帅,在入狱被判成死囚之后,仍然不计前嫌的拯救大唐,打退突厥狼卫的故事。

实际上,策划用伏火雷和石油袭击大唐的主谋,并非突厥人。所谓的突厥狼卫,只是群打工的马仔。这件事的主谋之一,是昔日大唐的士兵。

比如那个龙波,就是执行者们的首脑,他是昔日张小敬在西域战场上的生死兄弟。

我为什么没有把张小敬列入写的最深刻的人物,就是因为他的光辉冲淡了观众们的思考。

我们大多数人都习惯于奥特曼打小怪兽,就是树立一个坏人,再树立一个英雄。你看好莱坞大片,基本都这个套路。

可是它距离真实的生活太过遥远,因为生命中没有绝对好,绝对坏。

坏人也有坏的底线,好人也有好的底线,坏人也有坏的原因,好人也有好的原因,这才是真实的世界。

在这本电视剧,或者小说里,你很难去界定所谓的善恶。

张小敬和闻染她爹,就是闻无忌,曾经都是西域的将士,张小敬做到过参将。

信安王当时为了争功,决定派兵攻打一处要塞,并不是战略要地,并不是非打不可,敌军只有几十人,但如果要攻下来,自己要损失上万人。

大家都知道信安王的目的是为了拿兵血染红自己的袍子,都不吱声,只有张小敬反对,结果他和为他求情的闻无忌一起被赶走,重新当回大头兵。

龙波,就是他俩的生死弟兄。

当他们所在的第八军团遭遇敌军围攻,近在咫尺的援军却迟迟不到,也是因为上层斗争。

结果导致几百人守城,仅几人生还。

生还之后,闻无忌回到长安开了香铺,没有死在敌人手里,却因为达官贵人强拆房屋,死在了熊火帮混混们手里。

张小敬一怒之下杀了几十个混混,外带他的上司,因此入狱成了死囚。

龙波的人生更惨,他在西域浴血奋战,身边兄弟死伤殆尽,回到家乡后姐姐却被官府欺凌全家被害,他四处告状,但官官相护,走投无路之下成立了蜉蝣组织。

龙波以及蜉蝣组织的目标是干掉皇帝与王公大臣,所谓杀万人可救大唐。

但张小敬被理想主义者李必(历史上的李泌)给放了出来,他的目标成了干掉龙波,所谓杀一人可救长安。

这就是小说,或者电视剧深刻的地方,它没有绝对意义上的善恶。

《长安十二时辰》里的那些所谓的企图袭击长安的坏人,除了当马仔的突厥人是国仇家恨,剩下的,都是唐人,而且是大唐昔日的将士。

说白了,他们都曾经对大唐有过忠诚,只是被辜负了。

如果我们抱着一种简单的世界观,有冤诉冤,有仇报仇。

比如像《哈姆雷特》一样,他叔叔就是那个坏蛋,篡位者。

但现实生活里,或者说复杂剧本中,你会发现,没有一个具体的坏蛋。

比如害死闻无忌的,看起来是熊火帮里那些混混,但混混们的背后还有当朝皇子和一众官员。

再比如西域作战的时候,第八军团遭遇敌军围攻,援军不救,这后面一路牵扯到右相李林甫。

所以电视剧里,龙波选择了向整个皇室开战,而不是找某个人报仇。

因为他一腔怨恨,无处发泄,他没法辨识对错,也无法解决问题,只能把仇恨归咎在整个大唐高层身上。

如果我们抱着复杂的世界观,马上就能想到:假如龙波做成了,大唐立刻就变成东汉末期乃至五胡乱华的加强版。

因为长安是中心嘛,一旦皇室遭到重大打击,权力形成真空,各地的节度使,豪强,会纷纷占山头自立,周围的少数民族会大举进犯。

接下来的几十年里,就是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不知道厮杀多久,才能冒出一个曹操,说一句:“设使天下无有孤,不知当几人称帝,几人称王”。

有人会问这关龙波什么事?

你仔细想想,无数龙波爱的人,比如他的战友,他的兄弟,他战友的父亲,他兄弟的父亲,无数代人浴血奋战,为了什么?

就算不是为了这份委屈,但也绝不是为了几十年的大乱吧?

简单问题,就像小病,比如手指受伤,不可恢复,那截肢就行了。

而复杂问题,就像大病,比如癌症,化疗也许能杀死癌细胞,但也能杀死健康细胞,很多时候,癌细胞没死,健康细胞倒先死了,所以很多重病患者死于治疗。

龙波,闻无忌,张小敬,都是受害者,确实有人对不起他们。但是,他们恨的和他们爱的,是交织在一起,拆不开的。

就像大唐高层里,肯定有好人,任何一个团队都是好坏皆有,就像再重的病人身上也一定有健康的细胞。

同样,大唐的百姓,长安的百姓里,绝对有坏人。这里面有大量小人,有大量恶人,有太多自私的人,有太多贪慕富贵,不择手段的人。

比如小说里面,抛弃情侣的书生,背叛同事的小吏,还有历史上本来就著名的贪官元载。他后来做到了宰相,在小说里还是个八品小吏,正在攀龙附凤,企图勾搭大将军王忠嗣的闺女。

当然还有更多一言难尽的人,卑鄙有卑鄙的原因,自私也有自私的考量。

你觉得,这些人都值得救么?

新旧约全书里,上帝用硫磺焚毁了所多玛和蛾摩拉两座城市,理由是全城没一个好鸟。

但它毕竟打着神的旗号,上帝嘛,上帝说没好鸟,那就没好鸟喽,这就是权威。

现实中,好鸟和坏鸟,很难这么粗暴的界定。

所以自古及今才有特别复杂的司法系统,就是为了认定罪行,而且是对事不对人。

因为好人也可能做恶,恶人也可能行善,你没法像上帝那样一棍子打死。

这就是为什么龙波企图焚毁长安的心情我懂,但这么做的结果,恐怕并非他所期望的那样。

你看我讲了这么多,都没提主角张小敬,是因为,他那样,是很难做到的。

张小敬所爱的人,都很委屈,是大唐给了他们委屈。张小敬自己的一生也充满了委屈,他没有任何对不起大唐之处,但大唐确实对不起他。

在这种局面下,身为一个死囚,还愿意出狱,为了拯救长安,去手刃自己昔日的生死兄弟,龙波。

这是完全超越了常人情感的,所以我没有刻意描绘他,因为我很清楚,正常人谁都做不到这份上。

好的文学作品里值得看的,永远不是特例,而是讲活生生的普通人。

就像红楼梦里我并不喜欢看宝玉,黛玉,我喜欢看的是那些配不上“玉”字的,比如丫鬟、婆子,还有刘姥姥。

这些人是有烟火气的,有脾气的,会犯错的。这才是人,否则就成神了。

到文末了,我来解释为啥高力士这个配角很深刻。

高力士的本名叫冯元一,他的曾祖,祖父,父亲一直都是潘州刺史,如果叶问打小叫做培德里叶,那高力士打小就该叫做潘州冯。

所以他一出生是个公子哥。

到10岁的时候,武则天派酷吏把他爹给冤杀了,就从公子哥变成了奴仆。

到14岁的时候,他又被净身送进宫成了残疾奴仆。

一直伺候杀父仇人武则天,直到武则天驾崩,李显登基,他私底下和比自己小一岁的李隆基成了好基友。

从此好基友了一辈子,直到他78岁那年,李隆基驾崩,他吐了一口血,也跟着走了。

我为什么说好基友没说主仆,是因为李隆基晚年因为安史之乱被太子李亨架空了,实际上就是个囚徒太上皇,只有高力士不离不弃,他俩的感情早已超越了君臣主仆,就像一对基友。

我们没法说高力士是好人,或者贤臣,这种词和他搭不上边,但他绝对不是什么奸恶小人,这种词也搭不上边。

这就是有意思的地方,你看小说,剧本里给他的台词都非常有味道。

比如李泌和他争皇宫重要还是长安重要,皇帝重要还是百姓重要。

高力士就不屑的白了他一眼,说:“大鹏展翅九万里,哪里看得见地上的蝼蚁。”

高力士这话当然是政治不正确的,但如果你站在全局看问题,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如果大唐的高层被一锅端,形成权力真空,天下立刻大乱。

战火连绵之下,牺牲的就不只是长安的百姓,而是各个城邦,所有的百姓。

但这样一个动辄讲政治不正确的话,十分冷血的太监,也有热血的时候。

比如李泌求他救张小敬,他冒着被李隆基猜忌,毁了自己半生前途的风险,还是选择搭救。

理由就是张小敬毕竟能救长安,拿自己一人的前途换一城的百姓,终究是值了。

这时候他说了一句话,非常有味道,就是我们的标题。

“人要总是活得很容易,那还叫什么选择。”

这话有意思就有意思在它不是确定的,高力士犹豫了,他的内心有光明也有黑暗,但最后,他选择了光明。

如果你让高力士重新选择一百次,他未见得次次都愿意做出牺牲。

这就是普通人,有血有肉,有缺点也有优点,也许一时脑热就成了英雄,也许一时脑残就成了败类。

普通人都这样,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只在一念之间。

剧本里有个小人物,一个旅帅崔器,兄弟俩千难万苦只想留在长安,但最后为了前途,出卖了张小敬;而高力士这个大唐的顶尖高层反而出手去救张小敬。

很荒唐,又不荒唐,这一切如果被龙波得知,不知道他会怎么想。

你想干掉的人里面,有帮你的,你想救的那些人里面,也有害你的。

但不要因此就认为崔器是个坏人,他虽然出卖过张小敬,但最后选择了尽忠职守,为保靖安司,以一敌众,战死了。

就像龙波,他干的肯定是坏事,但他谈不上是个坏人。他为啥要那么干,我们都能理解。

长安就是由无数这样一念成佛,一念成魔的普通人组成。

长安不是张小敬能拯救的,也不是龙波能毁灭的,如果有一天,它被拯救了,那是所有人的努力,就像如果有一天,它被毁灭了,没有一个人是无罪的。

所以,我时常在文中透露出的价值观是:世界是什么样的,取决于每个人,而不是某个人。

我们都太喜欢把一切恶归咎于别人,把一切困难强压给别人,却很少想过,我们自己,才是组成大海的,浪花一朵朵。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记忆承载):《长安十二时辰》:人要总是活得很容易,那还叫什么选择

本文来自原文作者,不代表梦到茶馆 品享智慧 人生如茶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