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梦到茶馆 品享智慧 人生如茶首页
  2. 梦到茶六美
  3. 器美⊙茶器

器为茶之父,水为茶之母

泡好一壶茶,要动用的工具实在太多。在陆羽开拓性的创造中,有二十四件(其中将大量酒具、食具与礼器用到了茶具上),到宋代审安老人那里,变成了十二件,清代至今,一个茶碗(壶)泡遍天下茶,茶具经历了从繁到简的过程。就像茶本身形态变化,从唐饼、宋末、明散、清膏到袋泡,每个年代的人都表达了他们对茶的特有理解。

 

器为茶之父,水为茶之母

 

泡茶离不开水,这让水的位置变得异常重要起来。所以,我们会看到,历史上与茶有关的品饮文字,有半壁江山是拱手送给了水。唐代苏廙《十六汤品》里甚至说:“汤者,茶之司命,”如此,水显得异常重要。

 

器为茶之父,水为茶之母

 

茶具、水和茶的关系,形成了今天所谓“器为茶之父,水为茶之母”的观点。陆羽在《茶经·五之煮》里说:其水,用山水上、江水次、井水下。其山水,拣乳泉、石池慢流者上;其瀑涌湍漱,勿食之,久食令人有颈疾。又多别流于山谷者,澄浸不洩,自火天至霜郊以前,或潜龙蓄毒于其间,饮者可决之,以流其恶。使新泉涓涓然,酌之。其江水取去人远者,井取汲多者。

 

器为茶之父,水为茶之母

 

所谓“山水”,特指自然的山泉水。自然水中又以乳泉最好,乳泉,是山洞之中石钟乳上滴下来的水,顺着石池漫漫流出,经过沉淀后自然澄清的最好,李白谈仙人掌茶时,特别写到钟乳。杜育所谓“应挹彼清流”,也是讲究漫流沉淀的重要性。要是水流太大,形成瀑布之势,饮用就要小心了,因为这些水会让人染疾。

 

器为茶之父,水为茶之母

 

在山泉中,有些分支溪流很小,常年不流动已经变成死潭。在夏天到霜降雨季未到来的这段时间里,会有许多毒蛇、虫一类的毒物积蓄其中,饮用之人要小心分辨,以免受其感染。倘若不得不用,就要挖开一个口子,先让死水、毒水流出,让新泉涌出,这样取出来的水才能泡茶。

 

器为茶之父,水为茶之母

 

至于说到江水,要跑很远的地方,条件不便利,故取者不多。井水,因为便捷,用的人就多了。这段话的要义就是:水贵洁贵冽、贵细、贵漫、贵新、贵活。

 

器为茶之父,水为茶之母

 

陆羽有一首诗曰:“不羡黄金,不羡白玉杯:不羡朝入省,不羡暮入台;千羡万羡西江水,曾向竟凌城下来。”不羡金杯玉盏的美酒,不慕出将入相的官场,只求泡茶之水。天宝十五年陆羽出游巴山峡川,沿途考察茶事。一路上,他逢山驻马采茶,遇泉下鞍品水。

 

器为茶之父,水为茶之母

 

陆羽论水二十种,其实谈的是水与茶的关系。陆羽开创的茶水关系成为后来中国人鉴定水的重要标准,水好不好,要看泡出来的茶怎么样,好茶与好水构成的故事留下了许多精彩绝伦的佳话。茶水确实能使人舌灿莲花,吐气如兰。

 

器为茶之父,水为茶之母

 

集中讨论茶水关系的是在明代,明代有着高度发达的物质文明,这也刺激人异常敏感的味觉。张大复这样讲茶与水的关系:“茶性必发于水,八分之茶,遇十分之水,茶亦十分;八分之水,试十分之茶,茶只八分耳。”(《梅花草堂笔谈》)。茶水茶水,没有水的茶你喝得下去吗?而没有好水,再好的茶也只能沦为三流货色。明代许次也说:“精茗蕴香,借水而发,无水不可与论茶也。”(《茶梳》)

 

器为茶之父,水为茶之母

 

明人高濂在《遵生八笺》中说过一种灵水:“灵,神也,天一生水而精明不淆,故上天自降之泽,实灵水也。”这种灵水其实就是自然水,“灵者,阳气胜而所散也,色浓为甘露,凝如脂,美如饴,一名膏露,一名天酒是也。”

 

器为茶之父,水为茶之母

 

明人张源进一步阐释了茶与水的精神性:“茶者水之神,水者茶之体。非真水莫显其神,非精茶曷窥其体。流动者愈于安静,负阴者胜于向阳。真源无味,真水无香。”

 

器为茶之父,水为茶之母

 

古往今来,有两种让水干净的办法。一种即活水,让水在流动中自我过滤,另一种则是让水处于静止状态,污浊自沉于下,而清洁从上取之。

 

动静之道,就在其中。

器为茶之父,水为茶之母

本文来自原文作者,不代表梦到茶馆 品享智慧 人生如茶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