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们一直想听我聊几个话题。

1、马云说员工能996是一种福气,起码表示自己还有工作;

2、刘强东昔日拉着快递员一起喝酒称兄道弟表示有自己一口吃的,绝忘不了兄弟。转眼就要裁员三类人:不能拼的,不能干的,性价比低的。

3、社科院发出预警:入不敷出,80后有可能领不到养老金。

在聊标题之前,我们先聊一个故事。

有很多读者想让我推荐影视剧,可能有的人以为我会推荐《大明王朝1566》这种,或者《权力的游戏》这种。

但都猜错了,如果让我第一次推荐,那我推荐《我的团长我的团》。

这片子很压抑,通篇都很压抑,压抑到丧的感觉。我估计很多人都不一定能坚持看完。

但它好看就好看在这一点。

电视剧一开始:

一帮打了无数败仗的残兵,被送去了缅甸战场。

上飞机前,长官们把他们的衣服扒了个精光,说是去了之后,会有美军装备。

事实上呢?上级明知他们是炮灰,既然是去送死的,何必穿着衣服呢。

你要注意,这是个梗,后面我会再一次聊到。

到了缅甸之后,真就是啥都没有,没有枪没有弹药也就算了,还没粮食,甚至没衣服。

就这样一群人,担负着从日军手里拯救英国盟军的重任。

当然他们遇到了一个充满激情的自封的假团长,外号“死啦死啦”。就是《士兵突击》里面那个老A的头,袁朗演的。这部电视剧是《士兵突击》原班人马出演。

整个过程都非常的压抑,因为没有胜利,没有希望。

他们的出身很差,本来就是残兵败将,又被派到一个没有希望的战场,打了无数场没有希望的败仗。

没有武器,没有弹药,没有粮食,没有情报,没有支援,没有希望,没有尊严……

他们最后只是想逃回国,这就是仅剩的目标。

但很遗憾,仍然做不到。

因为回国的要道上,有上级部队,堵住了他们的退路。他们的价值,就是作为炮灰牵制日军。

他们看惯了生死,看惯了贪污腐败的上司,看惯了没有希望的日子。

整本电视剧还特长,特别特别长,一直都这么丧。

最后的结局呢?依旧很丧。

他们不得以和日军决战,全都牺牲了,包括团长死啦死啦,包括截断他们退路的师长,所有的人,都牺牲了。

除了那个“孟烦了”,也就是《士兵突击》里的班长,作为唯一的幸存者,后来退回了他们的出发地,云南某个小镇,写下了这个故事。

就这么一个特别特别长,又特别特别压抑的故事。是我觉得最好的一本电视剧,没有之一。

因为其它片子本质上都是帝王将相或者幸运儿,只有它像极了普通人,尤其是投资、商业里的普通人。

我曾经聊过在我还是一个小白的时候,教我投资的老师是个来自华尔街的交易员。

咱们今天叫他的英文名,D好了,以前老叫他阿尔法,太难拼了。

D金融危机被裁员回国后,我认识了他,过了大概有个6,7年之后,我和他有一次的对话,很有意思。

那是我第一次对他看法的转折点。

在那之前,我对他是很佩服的,觉得他说什么都是对的。

D回国之后,教人投资,让人家通过他在国外开户,代理,收佣金,提供咨询,各种商业活动都有。

应该说他的客人里面,赔钱的是大多数,还有赔的很惨的。

赔钱的都管他叫骗子,因为大多数人都是赔钱的嘛,所以他在大多数人心里应该就是个骗子。

我起初还为他辩解两句,后来骂他的人实在太多了,我也就懒得挺身而出了。

那时候开始,我就觉得吧,做金融这一行的,和秃鹫没啥区别。

所谓秃鹫,就是扒拉死尸的。

我曾经和他发生过辩论。

我就说吧,你明知道你的客人里面,绝大多数,都会赔的一干二净,为什么还这么坦然的成为他们的老师,收取他们的咨询费,交易的佣金,乃至各种服务的手续费用呢?

他就很惊诧的反问我,华尔街的本质不就是这样么?

客人当然是要输钱的呀,他们早晚都会输光的呀,既然他们迟早会输光,那我不先从他们身上扒拉点钱出来,那不都便宜了后面等着吃他们的庄家们么?

听到了么?这就是他的原话。

还记得开篇的电视剧么?

我们聊的那群被派往缅甸的残兵,上飞机前,被扒光了衣服,光着腚上去的。

因为在军需官看来,他们有去无回,与其便宜敌军,不如把衣服留下。

当然后来我就没这么矫情了,我看他的目光也从鄙视变得平淡。

从崇拜,到鄙视,到平淡,是因为我见多了。

用曹操的诗来形容投资市场,那就是个修罗场。

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

对于韭菜来说,此生的命运就是被割的,给谁割不是割呢?既然注定要上屠宰场,先被D划拉一刀,也没啥不可以的。

反正结局是一样的。

很多时候,我们的悲欢离合,是因为站的维度低。

你站在《我的团长我的团》里的一个士兵的角度看战争,那就很丧,很残酷。

因为一个个兵是活生生的人,他们有喜怒哀乐,有情感,他们的失望,落寞,绝望,会让你难过。

但如果你站的宏观一点再去看这个问题。

它就显得很平淡。

在蒋介石的桌面上,派杜聿明率领十万大军入缅甸的目的,是为了获取美军援助。

所以从出发前,他们的命运已经决定了。

你站在这个视角看,其实没有悲欢离合,就像一群蚂蚁。

身为蝼蚁,我们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都是被更大的决策裹挟着而已。

D曾经看过我们号的文章,他私下里跟我是这么评价的。

他觉得我说的都是废话。

废话不在于我说的对不对,而是没有任何意义。

“你告诉韭菜们,做任何事都有风险,那又怎么样呢?他们有的选么?

他们可以像你说的那样,不在高位买房,不去炒股,不买基金,不买理财产品,不相信任何宣传。

但问题是:

他们找不到高薪的工作,而且要996;

就算身体好没有进ICU也难免中年被东哥这样的老板以拼不动了扫地出门;

出门之后他们熬到晚年也拿不到退休金。

他们有负担,有家庭,有压力,有教育,有养老,有医疗,他们需要钱。

可是呢?挣不到足够的钱。

他们知道你说的所有的风险,他们知道每一条路都是九死一生。

其实他们都知道的,不用你讲。

问题是,他们有别的选择么?

你告诉我?”

面对这只“老秃鹫”的言论,其实我无法反驳。

他认定了这些“韭菜们”不得不被割,于是他也就割的心安理得。

我不能说他说的都是错的,这就像《我的团长我的团》。

你不想打仗,你不想送死,问题是,也没给过你退路。

这就是普通人面对的困境。

充满了丧,充满了绝望,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也许三五个人,可以被蒋介石特批一下,让你回国。

可是这十万大军整体的命运,是注定的,裹挟在命运的洪流里,谁也很难蹦跶出来。

就像电视剧里插曲《葬心》的歌词:

天给的苦,给的灾,都不怪(你注意是天给的,你怪也没地儿怪)

林花儿谢了,连心也埋 (埋心就是埋葬了希望,连希望也没有)

……

我后来不觉得D是个很坏的人,因为我习惯了。

我曾经聊起过昔日的大老板,做一个天量的项目,忽悠了无数的乙方公司投入。

有很大的外企因此退出中国,有很大的外企因此被卖掉了,更有些中小企业,直接倒闭了。

有一家倒闭的百来号人的企业的技术的头,就曾经屡屡给我来电话。

意思就是:当初你们说的未来那么好,有多少多少的订单,回头甲方说不要就不要了,我们一个原本上市有望的企业,瞬间就倒闭了。

我在这个企业里奋斗了十年,现在竹篮打水一场空,所有期权都兑现不了,没法买房没法定居,真的很伤心。

那一刻我忽然觉得我和D也没啥区别,无非在不同的领域里而已。

我很清楚这哥们的命运不由他做主。

他只是栽在了第一步,一开始项目就没成,把他们公司拖垮了;

其实就算熬过第一步,他们公司起来了,等上市的临门一脚,也一样会想尽办法干掉他,剥夺他的股份,让他出局;

就算他命硬,愣是熬过了第二步,等公司上市,解禁前的一段时间里,资方也会做空,诱使拿不住的前期小股东低价吐掉筹码,他也赚不到多少钱。

后面等着他的人生陷阱,还有一箩筐……

商业的本质也就这点事,没有什么美好的在等你。

别说他,就是他的老板也像杜聿明手下某个团长一样,注定当炮灰。

但他有的选择么?

其实没有。

他不创业,注定没钱,创业,注定炮灰。

就像《投名状》里一样,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过完一关还有下一关等着。

其实对我们大老板来说,他也是受命行事,而我等,都是命运裹挟中的一只蝼蚁,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我一直觉得《我的团长我的团》的结局不够完美。

如果按照我的想法,孟烦了最后就应该写下这个故事,然后只身前往缅甸。像《水浒传》里吴用一样,找一棵树,挂一根绳子,把自己悬挂上去。

应了《红楼梦》里那句话:

大地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最后给你听一首电视剧里的插曲,特别的压抑。

葬心,将心也掩埋……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记忆承载):996是福气,被资本家称兄道弟然后抛弃,最后还领不到退休金的80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