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够996是修来的福报——马云

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刘强东

这两位互联网界的最拉风大佬,最近又将热议“996”再一次推向了高潮。

马云和刘强东的“996”

马云和刘强东的“996”

说起来,对于早九晚九一周六天上班俄“996”是对是错,从来就不是我考虑的问题。

毕竟,只有小孩子才分对错。

为什么会出现“996”,接下来会怎么走向,才是我关注的问题。

两百多年前,随着第一次工业革命如火如荼的发展,面对工人们“996”式的加班,英国社会主义者欧文提出了“八小时工作制”,主张“8小时劳动,8小时休闲,8个小时休息”。

此后的一百年时间里,越来越多受压迫的劳工们加入到这场抵抗浪潮之中,甚至让欧罗巴的天空上,也盘踞了一个幽灵。最终,迫使各国政府先后推出法案,规定企业需执行八小时工作制。

但是,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之下,掌握供求关系中主动权的企业主们,很快就推出了“计件工资”制,也就是工人能拿的工资,按照工作量来结算的。

在这种制度下,工人的确可以每天只干八小时,但领到手的工资根本不够养家,所以,大多数工人最后还是“自愿”加班“996”,以便填饱肚子。

毕竟,在市场竞争之下,即使某个心善的资本家想要搞八小时工作,也会被市场和竞争对手所淘汰。

没办法,这就是市场经济。

在罗伯特欧文提出了“八小时工作制”的一百年之后,

那个让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国的激进派和德国的警察,都联合起来的幽灵,他奋斗了十年都没有终结的“996”,却随着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到来成为了过去式。

美国的亨利福特在自己底特律的工厂里面,率先推出了五天八小时工作制,严令禁止工人们超时工作以换取加班费。

甚至福特数次在厂区发表演讲,要求工人们“有时间多陪陪老婆孩子,做个称职的丈夫和父亲”。

要知道,作为一个资本家,如果鼓励员工少上班,有家庭,必然会降低生产率,导致被竞争对手所淘汰。

那么,福特为什么这么干呢?

因为这一百年的时间,世界已经从第一次工业革命迈向了第二次工业革命,整个工业体系已经从手工作坊式制作向流水线大生产升级。

以福特为例,其生产的汽车拥有5000多个零件,按照原来的手工生产极其缓慢,但是流水线上来之后,每个工人只需要专门做一件事儿,因此福特工厂的生产效率迅速提升。

但是,流水线也有一个巨大的弊端,在流水线的高效生产之下,要求员工们必须精神高度集中,一个不注意就会导致整个生产线被迫停机,并造成严重的伤残。

所以,资本家们权衡一下,发现如果一个工人过度疲劳,会导致整个生产线数百工人集体趴窝,自己还要支付高额的伤残赔偿,那么,他就会果断的禁止工人加班,也会只招募有家有责任心的工人。

这也是为什么在迈入第二次工业革命,流水线成为主流之后,之前为了逼着工人加班,不惜巨额资助反动政客们的资本家们,纷纷成为了八小时工作制的坚定支持者。

所以,不要以为是工人们的抗议和前赴后继的牺牲换来的八小时工作制,八小时工作制的背后,是资本家们经过精密计算,得到利益最大化的那个最优解。

反过来看,同样还是福特公司,半个世纪后的平托车案中,资本家们在经过精密计算之后,发现人命的赔偿比返厂维修更划算的时候,也会果断的让那些车主去死。

这就是市场经济的逻辑,哪怕是人类工业体系中的皇冠,波音公司,在737-800MAX升级时也是这么选的。

在资本面前不要谈人命,波音作为全球最大的武器商,每年死在波音武器之下的冤魂,可以在航班事故后面再加几个零。

所以,不要以为对着资本家们抗议“996”就会得偿所愿,看看这次抗议活动刚组织,原本打成一锅粥的IT大厂们,就像当年欧洲的君主们一样,马上联合起来进行“围剿”,那个996.ICU网站被国内的APP和搜索引擎集体封杀…….

所以,各位闹腾的程序员,看看自己比其他工作的同龄人高出好几倍的工资,就会明白,一百多年前干不成事儿,一百多年后更干不成了。

甚至,对于那些媒体的加油鼓劲也不要有啥奢望,毕竟,目前还依旧执行六天工作日的国家,只剩下朝鲜和越南。对于加班这事儿,姓资姓社真没啥关系。

对于国内“996”比较搞笑的是,“996”新闻被传到日本之后,日本人纷纷开始吐槽,一大群日本网友纷纷表示,下班真早,好羡慕……

大概,甚至中国人都无法理解日本人的加班文化,很多男人就算提前下班了都不敢回家,只能去居酒屋混日子,生怕被看不起。

而从全球的角度来看,全球加班狠的国家,中日韩朝越,一色都是黄皮肤黑头发儒家文化圈……

这是巧合么?很显然不是!

东亚的环境和历史文化,决定了所有人想要成功,就必须比别人更拼,因此,一旦搞起了“改革开放”,让市场来优化配置资源,东亚各国马上就会成为“养蛊”模式下的炼狱,形成激烈的内部竞争。

这就像我朋友玄处说的:

这就叫做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我们不能一边说市场经济好,等到市场经济真的建立起来了,又被吓倒了,这就成了叶公好龙了,这是不对的。

考虑到,这种集体的拼搏和“养蛊”式的搏杀,能够给集体带来更大的利益,就像全球的制造业都在市场经济之下,向东亚的儒家文化圈转移,创造了从“四小龙”到“伟大复兴”的东亚经济奇迹。

就会明白,别说在中国,在整个儒家文化圈里面,声讨“996”都是没意义的。

一方面,政府和传统文化都不会反对奋斗,公务员们早就开始5+2,白加黑了。

另一方面,庞大的人口基数以及无数有着出人头地年头的人,在你不想奋斗的时候,马上就会有人把你的位置填补上。

所以,很多城市里面出生的程序员,就会痛恨那些从村镇一路拼出来的同事,质问他们为什么不参与斗争?为什么要当“工贼”?

其实,马云某种程度上说的也没错,对于很多底层一路拼上来的一部分人来说,能够给马云“996”,一年就赚取在老家种地几十年的收入,也许,还真的是修来的福报。

最近,很多读者质疑我,说一贯“很左”的顾子明,为什么在“996”的问题上,不站在劳动者一方讲话。

原因很简单,一方面,我比大家想象中“更左”,我一直主张给底层一个上升的通道,对已经上好日子“中产阶级”呐喊助威没兴趣。

而另一方面,就像前文所述,目前在“996”的问题上,年轻人们抵制是毫无用处,就像一百多年前资本家们就会搞“计件工资”那样,处于劣势的劳动方,就算打赢了舆论战也没用。

因为劳动力本身就是市场化的,随着这几年国家大力鼓励双创,大量的年轻劳动力涌入,使得原本稀缺的IT人才,变得不再那么稀缺,因此供求关系使得博弈的天平开始向资本方倾斜。

就像刘强东为什么敢于对快递员兄弟们动刀?

随着最近发改委文件明确,大量新劳动力将涌入城市,那么资本家们的议价能力自然就会提升。刘强东自然敢说“你不奋斗自然就不配做我的兄弟”,因为有的是跟他当年一样从农村爬出来的青年,争着做他的兄弟。

同样,现在互联网巨头们都在停止社招,整个劳动力市场严重的供过于求,这些大佬们哪怕是在夜场选小妹,也挑年轻有活力的,对吧?

因此,如果站在资本家的角度考虑就会发现,有的是又便宜又拼命的年轻人等着“临幸”,人家为啥要养着一群“大爷”呢?马云和刘强东们自然喜欢通过看是否喜欢“拼搏”,筛出来性价比更高的劳动力。

毕竟,阿里和京东都是上市企业,公司是股东所有,又不是全民所有制,按照市场经济,人家有的是办法把不愿意奋斗的人清出去。

嗯,既然选了不跟张麻子回山里,去领了黄老爷们的钱,得了巨大的好处,自然也要付出对应的代价。

马云和刘强东的“996”

最近几年,随着中国手机的普及,移动互联网的高速发展已经走到了尽头,资本家们自然不会再愿意支付高额的员工开支,这是一个长期而不可逆的趋势。

其实,今年大家开始闹996,主要原因就是因为行业不景气,待遇下滑了。

不过,抗议是徒劳的,甭指望闹能解决,毛熊都凉了快30年。

当然,也不必沮丧,按照市场经济的规律办事儿,自然也要从市场经济中寻求机会。

两百多年前,人类开启了第一次工业革命,大量食不果腹的农民成为了能够养活全家的工人,一百多年前,人类开启了第二次工业革命,大量“996”的工人享受到了八小时工作制和高额的薪水。

因此,无产阶级的待遇提升,本质靠的还是生产力的大发展,资本家为了自身的利益,来提升大家的薪水。

而未来互联网的下半场,大数据金融和物联网是很明确的两个大方向,各位大佬们也在往其中不断投入。

所以,有空在那瞎折腾,不如多学点金融知识以及多了解各行各业的前沿信息。

亦或者想明白了为什么公司要“996”,争取早日进入马老爷们的管理层,成为一个优秀的“武举人”。

马云和刘强东的“996”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政事堂2019):马云和刘强东的“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