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3年8月,经贸部国际联络局顾问丘文敏接到了一个任务,他要带领一个考察组,前往巴基斯坦和匈牙利,了解这两个国家是如何加入关贸总协定的。

中国自80年代后,国家建设重点转向经济,当时中国十二亿人口的国家,GDP仅仅只跟北欧瑞典持平,整个70.80年代中国GDP增长得磕磕绊绊,1976年,1978年,1986年,1987年四年GDP还出现了负增长,国家还没有摸索到良性发展的方向,当时的中国十分贫穷,农村人口基本都穿着打补丁的衣服,国家急需富强,就要学习日本韩国,建工厂,赚外汇,搞实业,去跟全世界做生意,而要跟世界做生意,就必须加入关贸总协定,否则我们的产品将会被争收高额关税,在国际市场毫无竞争力。

因为途经南斯拉夫,到9月9日考察结束时,实际上这次一共跑了三个国家,匈牙利的专家说,他们内部准备了三年,谈了三年,以关税减让条件入了关,巴基斯坦则分享了他们入关后的好处,美国不再随意征收他们的反补贴税,他们出口受到了莫大益处,而在南斯拉夫那里,听到了一个曲折的入关故事,南斯拉夫人说增加出口让他们痛苦的入门费收回了价值,三个国家都提到了入关后大大有利出口的信息,中国考察团越听越激动,觉得这是提升经济,带动就业,利国利民的大好方向。

1984年10月,中国专门邀请了匈牙利政府经济组织特别代表尼尔格斯访华,给中国入关讲课,我们虚心地请教各种入关细则,尼尔格斯提出了四条建议,包括经济体制改革、内部协调工作、经济体制透明透、以及价格体制改革。

尼尔格斯目光如炬,直指中国经济核心要害,这些问题,中国人每跨过一步,都要付出如从身上撕裂腐肉般的疼痛感。

我们没有想到的是,中国入关的道路这么艰难而曲折,跟南斯拉夫人小儿科般涕泪催下的委屈相比,我们如同经历了一次无间炼狱。

那年是1984年,中国全年GDP仅2599亿美元,美国是40400亿美元。

两个国家的差距,直如天地一般。

中国国运三十年

中国国运三十年

中国国运三十年

中国国运三十年

中国国运三十年

中国国运三十年

中国国运三十年

中国国运三十年

中国国运三十年

中国国运三十年

中国国运三十年

中国国运三十年

中国国运三十年

中国国运三十年

中国国运三十年

中国国运三十年

中国国运三十年

中国国运三十年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创码头):中国国运三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