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退休183天,马云又多了个小老弟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钱真的没有意义吗?

距离退休183天,马云又多了个小老弟

距离马云退休还有183天,是时候好好安排自己的退休生活了。

回望自己闪耀的事业和人生,首富的地位,双11的辉煌战绩,还有改革先锋的荣誉称号……这一辈子值了。

就连那个天天喊着要挑战自己的宿迁刺头,最近也软了下来,想到这些,马老师脸上不禁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但是脑海中总漂浮着几点油星子,怎么也捞不干净,甚至让他又皱起了眉头。

其中最亮最色彩斑斓的一个就是桐庐帮的四通一达。

他们在天上追不上顺丰王卫的大飞机,在地上比不了京东的大仓库。

马云又回想起了曾经被宿迁刺头逼宫的往事。

不能再等了,拿起人民币,马老师再次出手,46.6亿元砸向了申通,拿下了约15%的股份,申通开盘应声涨停。

自此,四通一达中的四通,圆通、中通、汇通、申通已经全部被马老师播撒下了人民币的种子。

距离退休183天,马云又多了个小老弟

那是两年前的夏天,杭州云栖小镇,2017全球智慧物流峰会

马老师身着红色T恤,站在台上。

距离退休183天,马云又多了个小老弟

下面坐着申通的董事长陈德军、圆通的董事长喻渭蛟和中通的董事长赖梅松、韵达的董事长聂腾云。

他们的脸色很不好看,因为马云刚刚说了几句重话,一下子否决了他们过去20年来的最高成就——上市

“我没有发现上了市和不上市有多大的区别,唯一的感觉是,我(上市快递公司老板)变成了排名多少的富豪了,这没有意义,很快就没了。”

就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底下坐着的申通、圆通、中通、韵达先后上市。

没有意义?

二十四年了,距离聂腾云的哥哥——聂腾飞创办申通已经过去了二十四年,距离聂腾飞去世也已经过去了快二十年,这二十年来,桐庐人沿着聂腾飞走过的路子,从一通变成了四通一达,如今一切在马老师的口中变得没有意义。

1989年,聂腾飞从桐庐的小村庄来到杭州,在一家印染厂里找到了工作。

在印染厂里,他跟两个工友走得很近,一个叫詹际盛,先是和聂腾飞一起创办了申通,后来从申通出走创办了天天快递。

一个叫陈德军,是聂腾飞的同乡,后来成了聂腾飞的大舅子。

聂腾飞创办申通的时候正值外贸大发展,为了赶船期,外贸公司愿意出高价请人代送报关单,从杭州送一张报关单到上海,能拿100块,而火车票只要30块。一次多送几张,比上班赚钱多了。

发现商机的聂腾飞和詹际盛一起创办了申通。随着生意越做越大,聂腾飞的弟弟聂腾云和大舅子陈德军先后加入了申通。

当时信件和快件都属于邮政专营,申通私自送快件属于违规,所以经常会遇到邮政突击检查,查到就是一笔罚款。

聂腾飞坐火车去送报关单,看到列车员就要躲在车座下面,每次收发快件就像在演《潜伏》。

但是危险阻挡不了人类对于利益的追逐,在金钱的驱动下,他们像野草一样生长。

1998年,生意如日中天的聂腾飞不幸出车祸去世。聂腾飞去世后,陈小英和陈德军逐渐控制了申通,聂腾云负气出走,创办了韵达。

陈德军的初中同学、申通财务张小娟拉着自己做生意失败的丈夫喻渭蛟创办了圆通。

而陈德军的发小,做木材生意发了财的赖梅松,用高薪从申通挖走了一个分公司经理,创办了中通。

四通一达,再加上一个天天快递,构成了桐庐系快递业的杂牌军,他们靠着加盟制在华东迅速膨胀。

随着入局的桐庐老乡越来越多,竞争开始变得惨烈。他们随意发动价格战互相争夺市场份额和利润,甚至到了赤膊上阵的地步,当时很多快递员都在车上装着刀和铁棍,随时准备和桐庐老乡干上一架。在荣华富贵面前,没有什么老乡。

然而一直到2006年邮政系统政企分开之前,他们都不敢走到阳光下,堂堂正正地喊上一声,老子是干快递的。

距离退休183天,马云又多了个小老弟

四通一达里先和马老师接上头的,是圆通。2005年,喻渭蛟坐到了马云的谈判桌前,他盯上的是淘宝日趋庞大的订单量。

当时四通一达的平均单费是18块,马云一口压到了8块。当时在桐庐系中一直排在末尾的喻渭蛟咬咬牙,答应了下来。

当时喻渭蛟还不知道,淘宝的订单量将远远超过他的承受能力。

2008年淘宝日订单量超过500万,2011年淘宝日订单量超过1000万。

而当时四通一达中的老大哥申通,每天的日订单峰值仅为100万单。不要说圆通,就是把四通一达全部加上也不够看。

很快地,四通一达纷纷进入了淘宝,与淘宝一起开始了膨胀式发展。

但是远超承受能力的订单量,管理松散的加盟制,一压到底的快递费,让四通一达变成了穷忙族,加盟制的弊端显现,差评投诉源源不断。

2010年,一段名为《申通快递暴力分拣物品现场》的视频在网络上疯传。

在三四百平米的仓库里,一个又一个包裹,被小伙子们扔出一道道抛物线,砸在五六米远的水泥地上。

距离退休183天,马云又多了个小老弟

(此后,各类暴力分拣快递的视频层出不穷)

甚至有快递小哥笑着跟记者说:“坏的多了去了,不关我们的事,我们是保丢不保坏的。”

这些视频在网上引起一个又一个轩然大波,但是吃瓜群众绝对不会骂到马老师的头上,因为马老师只卖东西,不做快递。

距离退休183天,马云又多了个小老弟

一直到东哥出现,一切都变了。

来自宿迁的东哥明明没有钱,还要硬着头皮做物流,狠狠地往里砸钱。

从2009年到2013年,京东在物流上分别投入了1.44亿元、4.77亿元、15.15亿元、30.61亿元、41亿元。

花出去的钱没有辜负东哥的期待。

2013年5月,京东推出极速达服务,在部分城市实现3小时将商品配送完成,这是淘宝天猫无法企及的速度,狠狠打了马老师的脸。

眼瞅着京东份额日益做大,马老师不淡定了,因为快递的体验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用户到底在哪里买东西。

菜鸟物流应运而生,名字叫物流,但并不是真的要做物流,名字叫菜鸟,却真的是一群菜鸟。

菜鸟物流没有自己的快递员,而是把四通一达这些杂牌军统一起来,通过菜鸟驿站和菜鸟智能柜等系统来实现配送服务的改进。

马老师打心眼里看不上这些家族企业,真正能够对抗京东的还是顺丰。

同样顶着邮政的压力生存下来,顺丰走了一条完全不同的路线,早在2003年,顺丰就已经开始包大飞机了。

那时候,一台扫码枪7千多块,顺丰一线快递员人手一把。坚持只做中高端客户的顺丰从来不参与价格战,丰厚的利润保证了配送的服务质量。

更重要的是,早在1999年,王卫就意识到了加盟制的弊端,毅然决然地转向了直营。

顺丰有优点,也有缺点,最大的缺点就是不听话。2014年5月,顺丰主动中止部分与淘宝商户的合作,不再递送价格超低的物流件。2015年5月,菜鸟网络举办合作伙伴大会,顺丰以工作繁忙为由未参加。2016年3月天猫官方宣布,取消“顺丰包邮”服务。

距离退休183天,马云又多了个小老弟

马老师早就明白了,顺丰跟自己并不是一条心,真正和自己在一条船上的还是这些杂牌军们。

距离退休183天,马云又多了个小老弟

菜鸟物流没有快递员,只有四通一达。

马云说荣华富贵没有意义,但是对于快递员们来说,最大的意义莫过于获得足够的金钱来保障一家人的生活。

回想前两年,王卫为了顺丰的快递小哥怒发冲冠,刘强东争着给京东快递小哥上五险一金。

距离退休183天,马云又多了个小老弟

服务是由一个又一个人组成的,不触及一个又一个活生生的人,根本无法带来服务质量的提升。

但是这种依靠人力的局面又将很快过去,机器人将不合时宜地出现在越来越多的岗位上了。

同样是在两年前的那场全球智慧物流峰会上,马老师高喊,现在已经到了一个新的时代,新的时代不需要拼规模,而是拼技术……未来的物流公司不应该是“土不拉几”的代表,应该是一家技术公司。

他看着台下土不拉几的杂牌军们,知道自己说的话很有可能是对牛弹琴。

如何才能让他们听话呢,不如买了吧,毕竟金钱关系才是最纯洁的关系。

当马老师的代表坐在四通的董事席位上,或许他才能重新回忆起金钱到底有什么意义。

只是在他的未来里,可能永远不会有那些顶着风雨,穿梭在大街小巷的快递员了。

来源:老斯基财经(ID:laosijicj) 作者:生姜斯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