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群情激奋的顺风车少女奸杀事件的温度,被昆山的“社会我龙哥”抢去了风头。后台大量读者让我谈谈,因此还是决定蹭这个热度了。

社会我龙哥,人狠话不多。开着宝马车蹭了别人的电动车后,一言不合就拿着刀下来削人。不过,虽然龙哥的纹身堪比九纹龙史进,但是却没有九纹龙的“使劲”,在拿刀砍人的过程中竟然把刀甩飞了,结果被电动车司机成功“反杀”。

柳青的同学,龙哥的兄弟

事发之后,全网的网友们就像几天前一边倒怒斥滴滴一样,此次也一边倒的为电动车车主声援,主张“反杀”是正当防卫之声不绝于网络。

而有趣的是,在另一边,龙哥的兄弟们也不闲着,一边积极在网上散布是电动车车主杀人是仇富心理,一边又秀出龙哥见义勇为的奖状并说他平时人很好。

甚至很多好哥们也纷纷秀出了跟龙哥下辈子还是兄弟的朋友圈。

柳青的同学,龙哥的兄弟

柳青的同学,龙哥的兄弟

当然,随着这些截图的涌现,网上一边倒的骂声更加激烈,网友们也扒出来龙哥五次入狱的黑历史。

有趣的是,随着滴滴的道歉信和整改,一度舆论降温之后,一张湖畔大学第四届的朋友圈截图,瞬间将一度被龙哥转移的注意力又重新回到了滴滴身上。引起了网友们极大的愤慨。

柳青的同学,龙哥的兄弟

网友们声讨滴滴和声讨龙哥,与黑道大哥们声援龙哥,湖畔校友支持柳青这些事儿放到一起,不由得让我想到了几十年前的一句老话“亲不亲,阶级分”。

湖畔大学湖畔大学是由马云、柳传志、冯仑等老一辈“创业者”组建,旨在培养新一代的“创业者”,录取门槛极高,企业年均纳税额2个亿,而且在需要校董们推荐信的情况下,其录取率也仅为1.8%,湖畔大学录取之严格,秒杀全球所有的高等学府。

柳青的同学,龙哥的兄弟

湖畔第四届合影

柳青的同学,龙哥的兄弟

柳青的同学,龙哥的兄弟

湖畔第四届名单

看看名单就会明白,新一代的“创业者”有多强劲,更不要说那则微信截图中,支持柳老英雄闺女的,还有一位隐形大佬,新浪、腾讯、阿里、分众、百度、携程等公司还是“小逼崽子”的时候,这哥们就是这些未来霸主们的股东了。

所以呢,亲不亲阶级分,64人群里面都是创业界的“新领军者”,屁股基本都是坐在一起的。所以他们对乘坐顺风车的危险自然绝无切身体会,毕竟这里面哪个人的车不是百万以上,哪个人出门还会打顺风车呢?

而且,也别怪他们肉食者鄙,高呼“心疼柳青”“柳青加油”,是因为针对这些野蛮生长的创业者们,柳青身上出现的问题,大概率都会在他们身上出现。大家都是互联网时代的弄潮儿,高速发展之下必然会出现大量的不合规行为。

而那群社会人在朋友圈中发着“来生还是兄弟”“下辈子再做兄弟”“一路走好”。。。他们的市侩语言可能没有湖畔大学的同学们那么高端,但袍泽感情,想来应该比那些同学们还要赤诚,毕竟,在如今扫黑除恶的大背景之下,他们也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同样的心理,“滴滴顺风车群里”那些司机们虽然跟杀人犯素味平生,但面对其令人发指的恶行,他们却为罪犯喝彩,对小姑娘泼各种恶心至极的脏水。

柳青的同学,龙哥的兄弟

不过恶有恶报,他们都被警方带走了

当然,这群人支持犯罪司机的原因也很简单,他们的屁股是在一起的,毕竟不少顺风车司机开顺风车的目的就是推妹子。

同样,龙哥纹个身,扮演社会大哥,也是有目的的。

柳青的同学,龙哥的兄弟

我查了一下龙哥的资料,他在一个“天安社”的帮会工作,这个帮会主要有三个业务,一个是互联网+视频的新媒体,一个是互联网+金融的放贷,还有一个则是互联网+讨债。

柳青的同学,龙哥的兄弟

突然发现,社会大哥玩起来互联网拍小视频,仿佛二十多年前的电影古惑仔,指引着一大批的青年投身其中。

更不要说,这群社会大哥为了与时俱进,跟青少年打成一片,还特么的玩起了“一颗赛艇”……

柳青的同学,龙哥的兄弟

我突然觉得,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而当这些大金链子大光头,满身都是纹身的社会大哥们,也会利用新媒体平台,用过纹身和腱子肉,营造自己多么牛逼,把暴力收债升级为互联网+收债后,携新媒体之威的他们,收债的时候自然就无往而不利。

而碰巧,那位奸杀小姑娘的顺风车司机,杀人前就是因为欠了五十多笔的网贷,把所有能借的平台都借了个遍。

说起来,他在杀人前,已经在网上搜了杀人后他面临的法律制裁,可以他却依然选择痛下杀手。

也许,他不怕坐牢也不怕死,但他怕的是五十多笔网贷平台后面,那数不清被互联网放大了的社会讨债大哥对他和他家人的威胁。

不过,事情都有反过来的一面。

金融骗子们遇到互联网后,就变成了互联网+金融,社会大哥们在遇到了互联网之后,也变成了互联网+收债,两者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生态链。

但是,平时只知道秀腱子肉的大哥,就像互联网金融一样,一戳都是泡沫。一身腱子肉拿着刀还能被反杀,远不如水浒传里面,那个在汴梁街头的抢刀的老前辈牛二。

而当年开封府尹都在民众的支持下,对杀牛二的杨志网开一面,我希望的是,对于这位勇于向黑恶势力亮剑的哥们,法律之外应另有人情。政府应该考虑到面对黑恶势力之下,老百姓的生命安全。

否则,柳青们有资本家们心疼,咱们老百姓又应该由谁来心疼呢?

而再看看这群创业新领军者们是怎么心疼柳青的,“心力的增长,必定会带来企业的增长”…..很显然,一个女孩的死,并没有触动资本家们的内心。

这让我突然回忆起我刚工作的时候,工地上汇报死人了,把我吓得够呛,想着赶紧停工检查,安排领导慰问家属并支付抚恤金。结果,汇报到老总那里的时候,老总却说,施工死个人还不正常,进度不能停,抚恤问题交给施工单位。

当时把年轻气盛的我脸都气紫了,但又却无可奈何。

其实,从2000年初的频发轰塌的小煤炭,到2000年末开始大跃进的房地产,再到这几年的顺风车、P2P、视频裸贷、房租贷等“互联网创新”,哪一个不是为了发展速度而不择手段呢?

行业的疯狂带来了人性的漠视,资本家们为了利润不惜一切代价,最终的结果,就是由普通大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来买单。

所以,想要扭转商业上的疯狂,单纯靠道德规范是不够用的,市场的行为还是要交给市场。就像当年的黑心煤老板开始注重安全,并不是因为良心发现,而是发现死人赔不起,才不得不在安全方面投入巨资。

所以呢,互联网时代也是如此,当新资本家们发现自己赔不起人命的时候,当黑道大哥们发现自己被砍死活该的时候,他们才会真正的尊重生命,尊重人民,尊重社会主义。

这才是我们中国法律的发展方向。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顾子明明公